第两千一百八十六章 披麻戴孝_大乾憨婿
笔趣阁 > 大乾憨婿 > 第两千一百八十六章 披麻戴孝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两千一百八十六章 披麻戴孝

  卧槽,这么凶残的吗?

  秦墨咬牙。

  不行,他一定要保住自己的双腿!

  还有,前身是个憨子,他要是反转太大,肯定会被人怀疑的。

  憨子也有憨子的好处,正常人在一些事情上,肯定不会跟憨子计较。

  不多时,他来到了大乾皇宫。

  这巍峨的皇城,竟比前世的故宫还要雄伟。

  一进午门,就感觉到了一股庄严肃穆的气氛。

  府兵不能入内,秦相如就拉着秦墨朝太极宫而去。

  “陛下,秦国公来了!”

  贴身太监在李世隆耳边低语。

  “哦,他来的正好,朕还打算派人请他!”

  他正召集心腹之臣商讨政事,泾阳公主求见他都没时间搭理!

  “一同来的还有秦国公世子,秦墨!”

  闻言,李世隆皱起眉头,“那憨子来做什么?”

  “没说!”

  “行了,让他们父子两进来!”

  李世隆说道。

  秦相如带着秦墨进入宫中,看着陛下身边的心腹之臣,先是一愣,旋即跪地大哭,“陛下,罪臣来向您请罪了!”

  秦墨也有样学样,跪在了地上。

  “陛下,我错了,别杀我,我错了”

  李世隆一愣,这父子两搞什么鬼?

  旁边的大臣也面面相觑。

  李世隆走过去,将秦相如搀起,微微错愕,“相如,你眼睛是怎么回事?”

  秦相如有些尴尬的说道“罪臣不小心在家摔了一跤,不妨事的!”

  “哦,那你到底犯了了什么事了?”

  “陛下,罪臣教子无方,做了一件错事,请陛下责罚!”

  秦相如见皇帝一脸迷茫,心中暗暗猜测,莫非他还没有召见公主?

  李世隆看着秦墨,“秦憨子,你又做了什么错事了?”

  这秦憨子天天惹是生非,他是知道的,要不是自己当年起事,秦相如替自己当了必杀一剑,他也不会把自己的心头肉许配给秦憨子。

  秦墨看着李世隆,心说这就是皇帝吗?

  跟普通人也没什么区别。

  想到这里,他一脸憨憨的说道“岳父大人,我也不知道我做了什么错事,然后莫名其妙就被我爹打了一顿,他还说岳父大人要杀了我,我好怕啊”

  听到这话,秦相如气血翻涌,这憨子啊,又犯浑了。

  居然叫陛下岳父大人。

  旁边的大臣也苦笑了起来,“这憨子,还真是胆大包天!”

  “呵呵,他上次还叫我老头呢!”一个文士说道。

  “陛下,罪臣”

  “行了,有什么事情晚点再说,先过来商量大事!”

  李世隆看着浑身是血,满脸是泥的秦墨,连忙叫了宫人过来,帮他擦脸。

  心想,他一个憨子能犯什么错误,最多不是打架斗勇。

  秦墨心想,这皇帝对自己这个便宜女婿还挺好的嘛!

  看来自己的双腿是保住了!

  “憨子,老实点,别乱跑,一会儿就完事!!”

  秦相如警告他一句,快步走过去,冲着几人拱拱手,“赵国公,成郡王,郑国公”

  这些人都是跟着李世隆起事的心腹,看到秦相如的熊猫眼,都暗暗偷笑。

  傻子都看得出来,他眼眶是被

  人打成这样的。

  “陛下,秦憨子在”

  “无事,他一个憨子,什么都不懂!”

  李世隆冲着赵国公公孙无忌说了句,旋即指着面前的堪舆图道“三年前被打退的匈奴又要来了,西南传来急报,冒顿逃进草原深处后,打败了鲜卑,和羯、氐、羌三族联合在了一起。”

  “陛下,我愿意带兵,灭了他们!”大黑脸鄂国公程三斧大声道“这些狗杂碎,年年侵扰边界,早该动手了。”

  “不错,陛下,早该动手了!”秦相如拱手道“微臣愿意带兵,迎击匈奴!”

  他功劳够高了,可是秦墨犯了这么大的罪过,他害怕皇帝会撤销这门婚事。

  为了秦憨子,他也只能这样做了。

  “不行,现在国库空虚,那里有钱来打战!”

  温国公梁征拱手道“陛下,天下苦战久矣,若是再战,民众怨声载道,请陛下于民同休!”

  他一开口,魏国公杜敬明也道“陛下,国库不足以远征,还是以防守为主,若是执意要战,需过上几年,等国库充盈了,方可战之,否则前朝便是最好的例子!”

  程三斧不乐意了,“怂货,人家都挑衅到家门口了,难道还要忍吗?”

  “程三斧,你说谁怂货?”

  “我说你,梁匹夫,磨磨唧唧的,刚过两年太平日子,就忘了以前是怎么过来的吗,你要是怕就回府抱着老婆睡大觉!”

  梁征气的双手发抖,“程匹夫,我要跟你决斗!”

  秦墨看笑了,这就是古代的大臣,一言不合就开打吗?

  不过,他听了这么久,也听了个明白。

  皇帝想打,武将想打,文臣不许,国库不许。

  想打战,又不想太伤财劳民,有办法啊!

  “以战养战呗!”

  秦墨说道。

  这太极宫极为空旷,回音效果非常好,他小声一句话,却清晰的传进了所有人的耳中。

  众人不约而同的看向秦墨,“秦憨子,你说什么?”

  秦相如连忙道“我家憨子胡说的,别当真!”

  说完,他向皇帝告罪,快步走到秦墨身边,“出去,去外面玩!”

  “哦!”

  秦墨不情不愿的点点头。

  而李世隆却在细细思索。

  以战养战。

  他们的一拍大腿,“对啊,以战养战,朕怎么没想到!”

  他急忙走到秦墨面前,“秦憨子,你刚才是不是一直在偷听?”

  秦墨心念如电,“没偷听啊,我一直都是正大光明的听!”

  李世隆笑着摇头,“那你是怎么知道以战养战的?”

  “哦,随口瞎说的!”

  秦墨一脸无所谓的说道“岳父大人,你不会还想我这个憨子请教吧?”

  众人听了也是大笑,原本剑拔弩张的气氛,顿时轻松了起来。

  李世隆也苦笑一声,自己说自己是憨子,他还真是个憨子!

  “不过你要是像请教,也不是不可以!”

  秦墨昂着脑袋,说道“岳父大人,只要你答应我一个要求,我就告诉你怎么解决国库空虚,又不劳财伤民,又可以发兵攻打匈奴的办法!”

  “憨子,你少犯浑!”

  秦相如急了,“陛下,我儿脑袋缺根弦,说话不经大脑,陛下切莫”

  李世隆摆摆手,“只要你能解决这个问题,什么要求,朕都答应你!”

  #每次出现验证,请不要使用无痕模式!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vicis.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ivici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