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安苏的高效手段_他们越反对,越是说明我做对了
笔趣阁 > 他们越反对,越是说明我做对了 > 第103章 安苏的高效手段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3章 安苏的高效手段

  教堂碎片是已经归属于教廷所有的碎片,密教碎片则是密教所有的。

  而边境碎片则是教堂和密教都未能发现的。

  是一个又一个失落蒙尘的世界。

  边境碎片的坐标,也可以在已经获得的世界碎片中找到,这也是派遣奈落主教打理世界的原因之一。

  每一个未经探索过的世界,都是非常具有价值的。

  珍贵而罕见。

  若安苏直接将碎片坐标交出去,能有不小的功劳。

  对他评职介也很有帮助。

  能混个‘准执事’来当当。

  教廷自然就会派遣出专业的四阶小队,赶在密教徒到达之前,抢先给这个四阶世界通关了。

  无人世界的首通奖励,是寻常副本的数倍。

  既然如此,正常人都知道该怎么办了。

  温暖的阳光洒在安苏的面庞上,他心里面已经做出了决定,独吞了吧。

  安苏先发现的副本,凭什么要让给其他人来攻略?

  他现在是三阶的术士了,已经算摸到了中阶术士的门槛,

  提升魔力值的难度也比初阶更高了。

  信仰点的兑换比例从十比一,到了二十比一。

  当然,能够使用的魔法位阶也更高了。

  已经休整一个月了,是时候进行下一个奈落世界攻略了。

  光靠折磨圣徒,刷痛苦值还是不行的。

  唯一的问题是,这个边境世界的位阶是四阶。

  难度是赛甸镇的好几倍。

  李斯特和亚瑟还在准三阶晃悠,暂时还不帮上忙。

  安苏现在可以给恩雅小姐开一个准圣徒的推荐,这样恩雅就有资格进行奈落世界攻略了。

  但还差一个队友。

  上哪儿去忽悠呢?

  整个帝都,安苏也没有其他认识的圣徒了。

  必须要实力强,

  还不会举办他的。

  这样的一个工具人

  嗯。

  ——

  下雪了。

  这是法洛尔今年下的第一场雪,阳光尚未褪去,小雪就先飘落了下来。

  雪花纷纷然地与光线纠缠着。

  珞珈靠在落地窗边,雪一般的瞳孔视线默然,她百无聊赖地数着窗户上凝结的雪花枝干。

  她又轻轻地打了个哈欠,呼出薄薄的雾气。

  法洛尔之旅,和她想象得似乎有所不同。

  每日四点钟起床,按照教廷的安排,先是进行晨间的祷告,然后就是出席仪式,中午是到民间进行慰问,到了下午则是做功课,晚上又是去乡下宣扬光辉的神圣。

  如此重复三十天,便是一个月了。

  很多双眼睛都盯着她,

  稍微有一举一动失了圣女的风范,就会给光辉教廷丢脸。

  对于圣女来说是这样,对于一名边境来的圣女更是这样。

  仿佛‘边境人’就是一个标签般。

  似乎漂亮的装饰花瓶,就是圣女唯一能做的了。

  外面也隐隐传着这样的风声。

  这么多天以来,在平静而单调的日常中,唯一算的上波澜的事情,便是那个家伙来了。

  珞珈其实挺意外的。

  她没有想到,安苏竟然真的考入了帝都,甚至成为了一名奈落主教。

  一名诅咒之子,成为了圣徒。

  相比较起自己身上的这些标签,‘诅咒之子’的偏见就可谓是沉重多了。

  但安苏似乎从来没有在意过他人的看法。

  从某种层面上来讲,珞珈还挺羡慕安苏的。

  此时此刻,夕阳已经逐渐垂落了,玫瑰色的晚霞倾泄山峦,空灵的铃声回荡在教堂中央。

  按照议程,一会修道院的修女长就要来通知她,去参加晚上的晚宴了。

  修女长对珞珈并不算好,出身只是其中一个原因,

  还有一个原因是,光辉教廷是有数位准圣女的——这些小姐们都出生高贵,大多也都是教廷世家,甚至有几位家里出过红衣主教,地位相当显赫。

  珞珈也曾是准圣女而已,边境教堂的准圣女。

  她也没有什么高贵的家世,只是教堂捡来的孤儿罢了。

  许是得到了什么暗示,修女们对珞珈的态度就不好了。

  护卫们说着护卫圣女,保护她免受阴险小人的伤害,

  但其实就是软禁了。

  不让她出去,也不让她进入奈落世界,准圣女们想借此消磨她的风评。

  这世界上哪有这么多的阴险小人啊。

  对于这些非议,珞珈并不在意,只是觉得无聊和枯燥,她撑着腮帮子,百无聊赖地看着别院外巡逻的护卫们,然后

  珞珈就看见阴险小人了。

  安苏鬼鬼祟祟地躲在草丛边,先是对左边的护卫递过来了一袋厚厚的钱币,

  珞珈很明显得看见后者两眼放光,

  但为首的圣徒还是摇了摇头,拿着钱币纠结良久,最终表示不能放安苏进去。

  “我们不收贿赂的。”

  上头有命令,圣女的朋友也不行。

  毕竟他们也是收了另一方钱的。

  要有职业操守。

  见被拒绝,安苏也不生气,他嘴上还是挂着淡淡的笑容,

  【颁布律令】

  【秩序的星辉】

  【此地禁止收受贿赂】。

  护卫们又一脸懵逼不受控制地将钱还了回来。

  都说了还给你了,你这是干什么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本来就也该算是结束了,一场闹剧而已。

  但出乎意料的是,安苏选择不接。

  甚至,面对护卫递过来的钱袋,他直接转身就跑。

  受到律令的影响,护卫必须将钱还给安苏,就不受控制地往前追,将钱袋强行往安苏怀里面塞,他们不能接受任何贿赂。

  未成年保护法是最强大的魔法。

  安苏还是不接,他甚至跑得更快了,跑到了街道上,一边跑一边大喊,

  “快来人啊!有人想要强行贿赂我!侵犯未成年啦!”

  什么倒反天罡!

  这分明是你的钱!

  护卫们说自己才没有,大声叫着冤枉,但身体却是不受控制,

  就形成了一个奇异的画面。

  “这是你的钱!”护卫大吼道。

  “这不是我的钱.”安苏肩膀微微颤抖着。

  “这就是你的钱,快给我收着!”

  “我不想干那种事情!”

  你他吗。

  大庭广众之下,一群大汉们强行将一迭厚厚的金币往少年怀里塞,未成年的少年无力地挣扎着,目中含着隐隐的泪光。

  于是护卫们就被巡逻的秩序骑士给带走了。

  有什么话,就先回秩序教廷说吧

  秩序天平审判的结果,本次事件,护卫们肯定没事——至少没收安苏的钱,也没想着给安苏钱。

  但至于有没有贿赂罪,就不好说了。

  修道院暂时没了守卫,安苏轻松地进来了。

  全程目睹这一幕的珞珈,先是呆愣了一两秒,歪歪脑袋,然后不禁地笑出了声来。

  哈。

  这个笨蛋他究竟在想什么。

  她差点眼泪都笑出来了。

  修道院里面有修女,安苏直接爬上了外墙,从痛苦密教学的潜行本事此刻派上了用场,他隐秘地来到了窗前,敲敲珞珈的窗户。

  “要不要溜出去玩玩?”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vicis.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ivici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