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朴社长为何这样_[娱乐圈]穿进假想结婚综艺后
笔趣阁 > [娱乐圈]穿进假想结婚综艺后 > 8. 朴社长为何这样
字体:      护眼 关灯

8. 朴社长为何这样

  《[娱乐圈]穿进假想结婚综艺后》最快更新

  第8章朴社长为何这样

  001此时已经无话可说了。

  它怎么也没有想到,精密计算得到的男人与河沄浠的初次见面会是这样的对话。

  是我的错,是我计算的时机不对,应该在更好的时间点安排他们见面的。

  001痛心疾首地将金玟奎的名字从面板上删除,又一次投身到数据海洋中。

  男人千千万,不行咱就换!

  河沄浠自是不知道001的心理活动,顺利找到了自己家在的那一栋,等电梯的时候顺手通过了李洙荷的好友申请,然后便没有再管。

  此时,龙山区某住宅。

  李洙荷拿着剧本好几分钟也没能翻过一页,眼神总忍不住飘到放在床头柜的手机上去。

  花瓶里的碎冰蓝依旧如初,花瓣绽得更开了些,蔓延在边沿的冷调的蓝和整个房间的冷调的灰分外和谐。

  李洙荷摸着下巴,自觉在这上面放了太多注意力,索性拿着剧本坐到了窗边的沙发上。

  “叮咚”

  剧本无助地掉落在沙发上,原本坐在沙发上的人已经飞身扑到床上,伸长手臂够到了床头柜上的手机。

  权致龙:喝一杯吗?

  李洙荷将手机一丢,又回到了沙发上。

  河-沄-浠。

  他在齿间将这三个字咀嚼了一遍,想起她用手指推着自己脸颊时候的样子。

  胆大得很。

  手机又响。

  李洙荷顶了下腮,在心中默数了三秒,最终还是深吸一口气,走过去拿起了手机。

  ——总不能又是权致龙吧?

  摁亮屏幕。

  呼。

  李洙荷点进和河沄浠的对话框,站在床边,开始措辞。

  “你好,今天第一次拍摄,有点累吧?”

  ——老派。

  “睡了吗?”

  ——过了。

  “这是今天拍的照片,之后宣传的时候可以用。”

  ——虚伪。

  删了又打,手指悬空的时间久了些,手机屏幕暗下去。

  李洙荷对着屏幕上隐约印出的自己的脸,嗤笑了一声。

  这是在干什么啊。

  手机屏幕朝下被李洙荷丢到了床上,他走出卧室,取了冰块,开了一瓶威士忌。

  也不知道李索是怎么想通的,隔天下午,帮忙改装工作室的人就到了。

  原本除了河沄浠的卧室外,还有一大一小两间房,现在将其中稍大一些的那间改成工作室,另一间小房间则留作客房,以备不时之需。

  工人进进出出的,吵得不行,河沄浠揉着太阳穴,恹恹地呆在餐厅。

  李星倒了杯水给她:“姐,昨晚没睡好吗?”

  “嗯。”

  昨晚还没昨天下午的午觉睡得好,做了一晚上光怪陆离的梦,还久违地又梦到了父母去世的时候。

  有些情感,真的是不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淡去的。

  “这边一时半会儿也好不了,今天你要不去公司吧?公司里有休息室,对了,今天社长应该也在公司。”

  “你说想写歌做音乐这个事儿,我跟社长说了,虽然他没说什么,但我觉得你还是亲自和社长说一下会比较好。”

  “你说你,这么久了,去公司的次数一只手都数得过来,这像话吗?”李索跑上跑下的,也热,咕咚咕咚灌了大半瓶水,但唠叨起来还是很带劲。

  他当初怎么就觉得河沄浠是块好料子呢?

  这么久了公司没说要和河沄浠解约已经够让他忐忑的了,虽然认真掰扯的话,河沄浠没给公司赚什么钱,但也没花公司什么钱,她的房子、车子都是自己的,甚至李星的工资也是她给开的。

  ——都快赶上他的工资了。

  河沄浠已经在短短一天内学会了无视李索的话,但去公司这个建议,还是接受了。

  “星星啊,你看着她点,遇到前辈要打招呼!!!”李索扒着门框叮嘱,李星摆了摆手,表示知道了。

  “姐,看这情况我们晚饭也要在外面吃了。”李星一边走,一边说道。

  河沄浠无所谓道:“那就在外面吃。”

  李星:“也是,应该珍惜现在能爱在哪吃就在哪吃的时光,等以后节目播出了,姐火了就没这么自由了。”

  河沄浠闻言,复杂地看了她一眼。

  这丫头怎么好像对她很有信心的样子呢

  电梯口已经有一个人在,李星接了个电话,匆匆道:“姐,我车钥匙拿错了,你先下去吧。”

  她早上和李索差不多时间到,两个人的车钥匙都放在玄关处,刚刚李索打电话过来,说她拿错了。

  “好。”

  正巧,电梯也到了。

  液晶屏上的数字从17开始往下,河沄浠百无聊赖地看着数字跳动,瞥到与她一同进来的穿着白衬衫的男人戴着耳机。

  个子也挺高,昨天的李洙荷高,今天遇到的男人也高。

  啊,对了,应该带耳机的。

  河沄浠忙给李星发了消息,拜托她拿一下。

  电梯到15层,突然进来一辆堆满箱子的推车。

  “对不起,对不起,货梯有点问题,挤一挤挤一挤啊!”满头大汗的中年男人从推车后探出头来,抱歉地笑。

  河沄浠见状,又往角落站了些。

  中年男人往里看了看:“真的很不好意思,两位可以站在同一边吗?不然推车不好进,对不起啊,对不起。”

  看了下他推车的朝向,河沄浠便走到了另一边。

  推车骨碌碌地进来,占去了电梯四分之三的地方,河沄浠原本离白衬衫男人还有一段距离,谁知那中年男人进来后,又进来两个差不多年纪的男人,她便不可避免地后退了。

  人进来得匆忙,河沄浠退得也匆忙,不小心踩到了身后男人的脚。

  “对不起。”河沄浠扭头小声道歉。

  男人也小声地回答她:“没关系。”

  好在这逼仄的环境只持续了一小会,电梯到了7层那几个人便带着推车出去了,临走前又道了一次歉。

  电梯门缓缓合拢,河沄浠和男人拉开距离后,才从电梯镜面看清了他的样子。

  黑色短发,戴着一幅细框眼镜,白衬衫黑长裤,穿了一双白色球鞋,鞋面上倒是没留下什么印子。

  河沄浠见他没注意自己这边,扶着电梯墙,低头抬脚看了眼自己的鞋底。

  幸好,鞋底很干净。

  不然给别人踩脏了就更尴尬了。

  河沄浠在一层出了电梯,走在前厅才想到应该直接去地下车库的。

  只好又折返回去。【当前章节不完整】【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原站】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vicis.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ivici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