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方清雪来了?_凡人之我来自玄黄大世界
笔趣阁 > 凡人之我来自玄黄大世界 > 第104章 方清雪来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4章 方清雪来了?

  第104章方清雪来了?

  “想不到人间界竟然真的有人,可以凭借肉身取走所有古宝,不错。”

  “既然你能够做到这一步,那便证明与本宫那位好友有些缘分。”

  “冰魄仙子”声音清冷透着丝丝难言威严之感,让人不敢插话询问。

  实际上询问也没什么用处,这只是真正的冰魄仙子的一道留影罢了。

  而方羽将宝光阁二楼禁制,用纯粹的肉身打破,明显是触发了冰魄仙子留下来的传承,这才激活出现了留影。

  “多谢前辈。”

  见到“冰魄仙子”不再说话,也没有什么动静,方羽旋即恭声行礼道。

  而似乎是看到了方羽行礼动作,“冰魄仙子”这才继续檀口轻启道。

  “嗯,记得倘若有朝一日你能够飞升灵界,可以带着这信物前往天元圣城,凭此可以拜入天元圣皇门下。”

  话音未落,“冰魄仙子”化为满天光点,而这些光点并没有溃散消失,反而聚拢在了一起,化作一个银白色玉简,朝着方羽飘落而去。

  见状,方羽连忙将其收入手中,低眸打量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竟然感觉玉简上隐约弥散着淡淡的幽香。

  而他也没有耽误时间,神识,精神力一并探入玉简之中。

  刹那间,一股庞大信息流便涌入了他的识海之中。

  一个个淡金色字体,仿佛烙铁般刻在了他的神识之中,是一篇锻体功法!

  《金刚天元诀》!

  这是天元圣皇以《金刚诀》为基础,再加上灵界诸多锻体功法,创造而出的顶阶锻体功法。

  其中内容可谓博大精深,丝毫不逊色羽化门传功长老所传授的有关肉身锻炼之法门。

  其中甚至还牵扯到了肉身穴窍,不过,只是一个模糊的概念,并不完善,更加没有修炼激活之法。

  按照天元圣皇所述,倘若真的有人能够参悟研究出来开启穴窍之法,光凭肉身就足以对方合体期,甚至于大乘期修士。

  而天元圣皇也深知,想要参悟创造出来,非世间罕见百万年一出天纵之才不可,他自己还差了一些,所以选择赠送给一些感情极深的好友,其中冰魄仙子便是其中。

  虽然,当时的冰魄仙子实力远远逊色天元圣皇,但后者生性洒脱,不拘小节,根本不会在意这些事情。

  更何况,天元圣皇还是人族三位圣皇之中,唯一炼体士出身,自然知晓底层修仙者,炼体士,甚至凡人的艰辛。

  也就不怎么在意这些事情。

  而冰魄仙子便其中一份留在了虚天殿,等候有缘之人。

  方羽算得上恰逢其会,因为整个人间界,根本没有能够达到这一步,将肉身修炼到他这种程度。

  这不是人间界修仙者能够做到的事情,光是资源这一条就不允许。

  而方羽也不得不感叹,这天元圣皇还真是个天纵奇才,拥有大气运之人。

  不过,他估计与金阙玉书也有不小的关系。

  毕竟,仙界便有着玄仙修炼之法,说不定就是在金阙玉书中看到过有关记载,才有所领悟的,这才说的模棱两可,模糊不清。

  但不管怎样,方羽如今得到这份机缘,绝对胜过虚天鼎以及虚天殿中任何宝物,除了狼首玉如意中的银月。

  “还真好运。”将玉简放好后,方羽自语了一句,随后,整个人便裹满霞光消失不见。

  至于后面进入宝光阁的修士会不会骂人,就不归他管了。

  毕竟,进了二楼就不能返回一楼。

  而他现在也不是研究天元圣皇功法传承的时候,抓紧时间弄到虚天鼎,万年灵乳,养魂木等宝物才是正事。

  ……

  这是一间空荡荡的石室,除了被传送来的那个法阵外就只有正前方的一条方形通道,别无其他异常之处,显得清冷无比。

  因此,方羽刚一传送到石室,也懒得休息,直接动身踏入通道。

  不过,这个通道短的可怜。只是在走过一个直角后,就到了通道外。

  眼前一亮后,竟然出现了一个露天的长廊,此长廊由华美之极,精致之极,但是一眼望去连绵不绝,也不知到底有多远。

  而长廊外面则是白云飘飘,仙音阵阵,隐隐望去还有琼台玉阁的踪影,仿若天上仙境一样的存在。

  见状,方羽神色毫无变化,闲庭信步朝着长廊而去。

  不过,那走廊外面的仙音却越发清晰起来,更加优美悦耳,让人闻之留恋止步。

  同时,外面的白云中也开始出现一些体形优美之极的白鹤,它们闻音扬颈,翩翩起舞,让人忍不住施目注意。

  不过,方羽看都没有,继续朝前而去。

  与此同时,随着他的身影越来越远,天外仙音越发的响亮起来,原本起舞的白鹤也飞到了走廊两侧,跟着展翅长鸣。

  片刻后,一阵仙乐声中所有的仙鹤忽然在一阵扭动中,化为了身穿各色宫装的少女。

  这些女子每一个都只有十六七岁的模样,但个个美貌异常,充满了青春的活力,扭动着那柔若无骨的纤细腰肢,冲着方羽轻笑着、她们的明眸中全是含情脉脉的神色,仿佛方羽就是她们爱慕之极的情郎。

  而这时乐声为之一变,开始缠绵柔和起来,充满了花前月下的欢恋之感,让人深埋心底的情不知不觉的涌上了心头。

  而对于这些方羽,只是饶有兴趣欣赏了起来,目光并无任何沉迷,沉沦之色。

  毕竟,这可是难得的美景,错过了想要自己弄出来,可着实需要费不少时间。

  他自然没有这么多时间与闲情逸致去做这些。

  一见这样都没有让方羽并未停留,沉迷。仙音开始传出一些让人心跳的婉转*靡之声,同时外面的少女也霞光一闪,瞬间长大了七八岁,变成了一个个艳美丰满的绝美少妇。

  这些绝代佳人个个满面带红晕,双目似火,不停的作出一些挑逗的动作。

  并一步步的褪去了身上的轻纱宫装。

  露出**地娇躯,充满了让男人难以抑制地诱惑。而她们红润小嘴发出的声音,比那天外魔音更让人难以抵挡,不时挑起男人心底地暗藏情欲。

  接下来少妇们容颜再变,开始变幻为各种类型的美女,有端庄大方的贵妇,热情似火的荡妇,清纯可人的少女,冷艳傲霜的贞妇,个个风情各异,气质多端。宛若世俗内的所有绝代佳人都被一一在外面给展示了一番。

  方羽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但眼神所到之处冰凉无比,没有丝毫动心之意。

  足足一个多时辰,在大饱了一番眼福后,方羽这是也是心满意足的走到了走廊的尽头。

  此刻,只见他的前方出现了一座平顶的黑色殿堂,从大门到殿墙全都由一块块黑色砖墙砌成。

  从那高达十余丈的大敞之门望去,里面黑乎乎地,一点光亮都没有。给人一种诡异之极的感觉。

  就在方羽看到那黑色大殿的同时。走廊外面的*靡之音和那些风情万种的艳女蓦然消失了,外面仍是那广大无垠地白云朵朵。一切都恢复到了刚进入走廊初地模样。

  方羽没有什么意外之色,反而望着那黑色大殿,露出一丝凝重,脚步不觉得放缓了下来。

  尚未靠近黑殿,一股浓浓的血腥气息迎面扑来。

  方羽皱了下眉,重新凝望了两眼。

  这才发现此宫殿并非完全乌黑之色,而是一种黑中参红的诡异颜色,仿佛整座大殿都是由热血浇盖而凝固成黑色一样,充满了邪恶的气息。

  方羽双手抱肩的站在大殿的门前,低头沉吟了起来。

  这极妙幻境是考验人心缺点的,他的缺点比较明显,就是贪图美色,享乐。

  而美色在方清雪帮助下,如今问题不大,至于享乐,有什么比长生更好的。

  更何况,以他现在的本事,根本不会落入这等困境之中。

  所以,略做思考后,方羽便阔步踏入了黑殿之中。

  黑,非常的黑!

  这才刚一走进大殿内,就有了这样一个极不舒服的感觉。

  不知此处设了什么样的禁制,方羽即使睁大了双目,能看到的地方也只是方圆三四丈的距离而已,神识,精神也无法离体探索。

  但光是这样也就算了,可是四周静悄悄的丝毫声响都没有,寂静的让人有些害怕。

  绝对是关禁闭好地方,保证都招供了。

  但方羽却是神情不变的慢悠悠向前方走去。

  可还未等他走出几步,一阵若有若无的苦泣声忽然在耳边响起,从远处断断续续的传来,听声音仿佛是位年轻的女子。

  方羽冷笑一声,没有理会此声音,仍沿着固定的方向而走。

  可那哭泣声忽远忽近的在他身边飘忽不定,哭的越发的伤心悲痛,一副跟定他的样子。

  “呸!”方羽被此声闹得有些心烦意乱,不禁口中一声大喝出口,震得附近的地面都微微一颤。

  哭声顿时消失了。

  方羽心里大为满意,脚步又加快了三分,想要快些通过此殿。

  可未等他刚走出数丈,那哭声竟然再次响起,并且随着此声出现在方羽身前不远处浮现一个半跪在地上白色人影。

  而这白色人影虽然跪着,却依旧显露出来曼妙婀娜身姿,与清冷出尘,让人生不出亵渎的气质。

  除此之外,这道曼妙倩影让方羽感觉无比的熟悉,尤其是当曼妙倩影抬起螓首,露出那张绝美无暇的清丽仙颜时,更是心头一阵,口中近乎脱口而出道。

  “大……大姐!”

  “小弟,这是什么地方,为何这般黑暗,姐姐好怕!”

  清冷透着恐惧的声音,让人不禁心头一软,想要将其揽入怀中,柔声安抚。

  而“方清雪”仿佛看到了方羽眼中爱怜之色,悄然起身朝着莲步轻移方羽而去。

  当走到方羽身前时,便顺势拥入怀中,想要寻求依靠。

  而方羽,也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现一样,将其揽入怀中。

  当二者相拥相抱时,“方清雪”明眸寒光一闪,原本纤细柔软玉手化作利刃,朝着方羽脊背猛刺而去。

  “咔嚓”一声,仿佛撞到铁石般,利刃崩断,但“方清雪”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有的只是美目充斥着震惊之色。

  而这时,方羽却说话了,面露惋惜之色的,轻叹一声。

  “我知道你是假的,但也想要抱抱。可惜,伱是假的,也触犯了我的禁忌,所以,消失吧!”

  话音未落,手臂稍微一用力,万钧巨力骤然而生,顿时,怀中“方清雪”便化为了乌有不复存在。

  刹那间,方羽心里不由的颤抖了一下。

  毕竟就算明知对方只是个幻影或者什么鬼物变化来的,他也想多抱一会儿。

  带着心中不由得升起的莫名伤感,方羽孤零零的继续在黑暗中前进。

  ……

  巨大建筑前,正有十余人盘坐在塔前一动不动着。

  此塔高耸如云,庞大无比,通体用青色巨石垒砌而成。

  离远隐隐看去,此塔似乎分为了五层,越往上面就越细一些,但每一层的间隔最起码百余丈的惊人距离。

  光是最下方的青石塔门竟有五六十丈之高。实在是气势磅礴之极!

  此塔周身被一层淡白色光幕笼罩其内。而塔前犹若蚂蚁的众人,就在光幕之前低眉垂首的闭目养神着。

  他们围绕地中间,有一个白色的传送阵静静的建在那里。

  这些人正道的万天明,天悟子,老魔以及一位正道的结丹期修士,魔道的极阴老怪,乌丑,青易居士,蛮胡子等人都在。

  而中间散修则是黑袍人元瑶以及几位结丹后期修士。

  可方羽却不见任何踪迹,这让其他人不免好奇疑惑起来了。

  毕竟,就算是结丹初期的元瑶都通过了,没道理最强的方羽通不过。

  “我道多厉害,原来只是一个虚张声势的银枪蜡头啊!”

  看看方羽迟迟没有出现,乌丑忍不住笑道。

  他这话一出,率先生气动怒并不是万天明三人组,而是一旁的蛮胡子。

  话音刚落,蛮胡子虎目一睁,凶光毕露,森然杀意奔涌而出,看向直接被吓愣住的乌丑。

  而乌丑,这时才反应过来,方羽是银枪蜡头,前不久,一招便落入下风的蛮胡子算什么。

  这不是纯粹的找死嘛!

  想明白这点后,乌丑“唰”得一下,苍白毫无血色。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vicis.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ivici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