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铃铛乳夹_假戏真做(NPH)
笔趣阁 > 假戏真做(NPH) > 9、铃铛乳夹
字体:      护眼 关灯

9、铃铛乳夹

  姜黎如此急切的讨要原件,就是不希望这段有关她的性爱录像流入任何人的手里。

  可苏迎幸却说,不仅会拷贝,还会发到群里,那她岂不是会被很多男人看到她赤身裸体被羞辱强暴的视频?

  一想到成为自己痛苦回忆的片段却被一个又一个男人边看边意淫,她胃里便一阵阵的翻涌。

  她以前听人说过,有一种群,里面有很多喜欢和各种女人约炮的男人,他们会把做爱的视频发到群里共享,不论那些女人是自愿录视频还是被偷拍,只怕做梦都没想到她们的视频会被男人无情的当战利品一样拿出去炫耀,供人欣赏。

  一般那种群的保密工作做的不错,视频只会在内部流传,不会弄得人尽皆知。

  她从未想过,自己今天会遇上,她害怕以后走在路上遇到某个男人,可能就是那群里的一员,那种明明穿了衣服,却依旧觉得浑身赤裸的感觉,会让她窒息。

  姜黎不知道,苏迎幸说的群,只是他们兄弟四个的小群而已,不会外传。

  若非他们四个都是当事人,他也不可能把视频放在群里共享,他们以前睡过的女人不少,从未互相分享过。

  姜黎突然绝望的想到,她连告都没法告,毕竟……视频开录时,她已经躺在了情趣椅子上被铐了个严严实实。

  在外人看来,若是她真的是被迫的,当时就应该有明确的反抗行为,而不是一脸淡定的主动要求开始。

  任谁看了,都会以为是她主动求欢。

  虽然他们是一开始说好的演戏,可真要闹上法庭,几个男人咬死没有那回事,并反咬她一口,说她是事后以此为要挟勒索钱财,她十张嘴也说不清,搞不好还得因为敲诈勒索而获罪。

  姜黎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打断了牙往肚里咽,有口难言。

  这件事,她不甘心就这样算了,只是……得另想他法了。

  不幸中的万幸,姜黎看着商敬宇和苏迎幸先后离开,而应向丞也丝毫没有要继续的意思,她暗舒了一口气,终于不用再承受肉体被肏的折磨了。

  方才看他们那样子,好似是嫌弃她因为被破处而流血?想来他们是觉得里面带血脏脏的?大抵是有些许洁癖吧?

  姜黎不由觉得这群男人矛盾,一边几个兄弟一起肏同一个女人不觉得乱,一边又嫌这嫌那。

  假爱干净!真下流!

  姜黎很想开口让应向丞给她解开束缚,可她拿不住应向丞现在是什么心思,害怕自己一开口惹了应向丞注意。

  若是应向丞想到洗洗干净还能用,将她拖去浴室洗干净,那她岂不是要再遭一次强暴?

  一想到这里,姜黎便打消了主动开口的念头,心里却祈祷着应向丞快点放了她,这个房间,她是一秒都不想多待下去了。

  若是一般情况,应向丞早就给姜黎松开并让她离开了。

  可刚才纪岑没戴套,全部射在姜黎洞穴里面了,应向丞不可能就这么让姜黎走了。

  谁知道过些天她会不会冒出来跟纪岑说:对不起,我们有个孩子。

  这种隐形炸弹,在还未萌芽之际便要亲手拆除。

  偏偏现在纪岑刚吐完,应向丞看着卫生间里面那磨砂玻璃若隐若现的人影,不用想也知道纪岑在洗澡了。

  一个醉酒又被下药的男人,脑子有些神志不清,应向丞不放心将纪岑一个人丢在浴室里。

  以纪岑现在的状态,若是在浴室里摔倒,很有可能会要命,万一他一头栽进浴缸里,那可不得了。

  等纪岑洗完澡躺床上了,他再带姜黎离开也不迟。

  看着姜黎赤条条的躺在情趣椅子上,丝毫没有要开口让她解开束缚的意思,应向丞面色微怔,心想着,这女人该不会还等着他去肏她吧?

  逼都被肏烂了,出了这么多血,她不疼吗?竟然一句喊停的话都没有?

  应向丞感觉自己被颠覆了认知,他自认为比较了解女人,可像姜黎这样变态到只要性爱只要爽,全然不顾身体受不受得了的女人,他还是第一次见。

  大概,对于这种喜欢被性虐的女人来说,身体越痛,反而让她越兴奋越有感觉吧?

  应向丞耸肩摊手,一副今天到此为止的神色,“虽然……但是……所以……嗯……你懂的。”

  虽然看样子你还没有爽到,但我们是有原则的,不干伤害女人身体的事,所以钱我们照付,你的血逼我们不肏了。

  应向丞觉得这些话说出口多少有点伤人自尊了,所以他只稍微点了一下,觉得姜黎应该能意会到。

  “???”姜黎一脑门子的问号,什么玩意儿啊她能听懂个屁呀!这话谁能懂?故意把她当猴耍?

  姜黎疑惑又愤懑的表情看在应向丞的眼里,俨然解读成了另一个意思:钱照给她还不乐意!非要被肏够了才满意!甩脸色给谁看?特么的老子花钱想肏就肏,你越是想老子肏你,老子就越晾着你!

  应向丞突然看到姜黎身旁的柜子上摆放着的情趣用品,嘴角勾起了一抹邪笑,这女人不是眼巴巴的等着他肏她么?他偏不!但是……

  他要让这些情趣用品发挥它们的用处,让姜黎欲罢不能,他就是要让姜黎越被撩拨玩弄的欲求不满,浑身酥麻瘙痒,渴望大鸡巴的狂肏,却始终得不到,在无尽的逼痒中体力耗尽。

  姜黎压根儿不知道应向丞的内心戏这么多,更没想到,自己一句话没说,什么都没做,竟然让应向丞对她有了如此扭曲的印象。

  “你……你要干什么?”姜黎看着应向丞突然从她身旁的柜子上拿起了一个她不认识的东西,但直觉告诉她,不是什么好东西。

  应向丞只当姜黎是故意装什么都不懂小白兔继续刚才没演完的剧情,对于姜黎这种沉迷SM无法自拔的女人,怎么会不认识铃铛乳夹是什么?

  应向丞拿着铃铛乳夹,每往姜黎靠近一分,那铃铛便叮当作响,直到逼近姜黎身前,她才看清,那是一种类似夹子一样的器具。

  看着应向丞拿着乳夹的手停在了她的乳尖上,她瞪大了眼睛,他该不会是……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vicis.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ivici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