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天生骚气?_假戏真做(NPH)
笔趣阁 > 假戏真做(NPH) > 8、天生骚气?
字体:      护眼 关灯

8、天生骚气?

  虽然事不关己,但作为好兄弟,应向丞觉得自己还是要为纪岑考虑,绝不可让这个女人意外留种。

  在他眼里,姜黎为了赚钱如此没有下限,不知道被多少男人内射过。

  若是真的意外怀上,怎说得清到底是哪位恩客的种?

  届时,姜黎强说怀的是纪岑的孩子,闹出动静来可不太好看。

  “待会儿完事了我随她一起下去,到楼下药店买紧急避孕药,必须亲眼见她把药吃下去。”应向丞眸光一冷,已然做了决定,“那药伤身,只要她听话吃药,便多给她些小费以做补偿。”

  应向丞他们说话的声音极小,姜黎只能看见他们嘴巴张张合合,什么都听不见。

  只是,应向丞他们说话的时候视线时不时的在她身上流转,姜黎猜测,大概是与她相关的。

  莫不是商量着待会儿要怎么折磨羞辱她?

  一想到这里,姜黎就止不住的紧张,刚才被破处的一瞬,明明那么疼,她却扛过来了,为什么不干脆昏死过去,便不用如此清晰的感受这冗长又痛苦的被强暴过程。

  释放完的纪岑满身热汗,让体内的药力作用蒸发了不少,已不似方才那般满脑子全是兽欲。

  剧烈的运动让酒精在他的血液中快速流转,头重脚轻的感觉越发明显。

  头痛,想吐……

  反胃的感觉翻涌而来,纪岑顾不得软香乳枕,踉跄着从姜黎身上起身,摇摇晃晃的拔出插在姜黎洞穴内小兄弟。

  释放后的肉棒还依旧挺立着,上面挂着丝丝血水,与透明淫液和乳白精液混杂在一起,很是淫靡。

  纪岑路过叁个男人,进入了卫生间,打开水龙头,趴在盥洗台上一阵阵呕吐。

  而应向丞他们,根本就顾不得去照看纪岑,因为他们都注意到了……

  “我靠!”苏迎幸最先注意到纪岑裸露肉棒上的血红,“这特么的……干出血了?”

  他们都先入为主的认为姜黎是做皮肉买卖的妓女,且已经接过不少客了,绝不可能是处女,是以,他们压根没往处女血这方面想。

  “这么猛吗?”商敬宇不太相信,毕竟,他亲眼目睹的全过程,虽然纪岑因为药性干起来比较猴急,但也没狂躁到把人肏出血的地步吧?

  何况,一般情况,肏得厉害了,挺多就是一点血丝,这么大的出血量,除了给女人破处外,他们还真没见过。

  “经常出来卖的,这么不经肏?”苏迎幸不信邪的走到姜黎身前,果然看到姜黎洞穴处一片血迹,而她的洞穴,随着她呼吸的幅度,缓缓的有乳白的液体往外溢,盖住了些许血红,好似柔嫩的蛋糕上抹了红蜜又挤上了一层奶油。

  “还真TM的肏出血了!”苏迎幸看着姜黎血迹斑斑的腿根处皱起了眉头,“肯定是那小子第一次肏女人没经验,一顿胡插乱顶,给人小逼戳烂了。”

  一直未说话的应向丞突然起身走了过去,瞟了眼正满脸警惕看着他们的姜黎,沉声道,“看样子今天的多人运动是要泡汤了,这次算我欠你们的,下次我请。”

  商敬宇郁闷的踹了一下床脚,“我鸡巴都硬了半天了,裤子都脱了,你跟我说这个?”

  有欲望不得抒发的感觉太难受了,对于正值青年的商敬宇来说,着实受不了。

  应向丞同为男人,自然了解商敬宇的感受,他也不比商敬宇好到哪里去,裤裆里的小帐篷险些被撑爆,只是他没说罢了。

  “你还想继续?”应向丞思肘着,若商敬宇真的要继续用姜黎解决性需求,他要不要拦着。

  毕竟今天的局是他组的,不仅没让兄弟们尽兴,反而还加以阻挠,未免太让人无语了些。

  可他虽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却也不做那禽兽不如之事,明知道姜黎下体撕裂出血,却还放纵兄弟硬上,岂不是太不人道了?

  商敬宇颓然的叹了口气,“我特么……是色批又不是禽兽,妓女也是人,都这样了,我怎么下得去手?”

  商敬宇说着,扬了扬手里的手机,“我已经约了个老相好,去她家打一炮,不跟你们废话了,走了,下次找个耐肏的再叫我。”

  “行,不会让你久等。”应向丞干脆利落的应下,虽然这次多人运动没搞成,但至少给纪岑破了处男之身,也算是不枉此行了。

  苏迎幸不舍的上前再次揉玩了姜黎奶子一番,才满脸遗憾的起身,“啧,小宝贝儿,我是真喜欢你这对大奶子,下回我单点你,好好儿研究研究你的奶子,探探你的穴。”

  如此调戏露骨的话听在姜黎耳朵里甚是刺耳,她恨透了这几个男人,害她失身不说,还在言语上羞辱她是妓女,竟然妄想着还有以后!

  “那小子估计还得吐一会儿,等他吐完了洗个澡了你送他回家,我要去‘偶遇’小学妹了,晚了就偶遇不上了。”苏迎幸转身打算离开,却看到了商敬宇遗落在茶几上的摄像机。

  苏迎幸拿起还在录影的摄像机,已经没什么好录的了,便按下了结束键保存了下来。

  姜黎在看到苏迎幸拿起摄像机的一瞬,猛然想起,刚才所发生的一切,全都被清晰的录下来了!

  “摄像机给我!”姜黎想都没想,急切的开口,不能,不能让这个东西落在这群男人手里,否则,她这辈子都将在惶恐不安和折磨中度过。

  苏迎幸无奈的耸耸肩,“东西不能给你,不过……我可以拷贝一份发给你,没想到你竟然有这种爱好,想必已经收集了不少这种你跟男人做爱的视频了吧?有空也给我参谋参谋?我挺好奇你是天生这么骚气,还是被哪个男人调教成这样的。”

  姜黎被苏迎幸的话气的五脏六腑都疼,忽略了他话里的不对劲,“我不要拷贝的!我要原件!”

  “原件?也不是不可以。”苏迎幸笑了声继续道,“等我拷贝一份发到群里,就把原件给你,这相机不是我的,我不知道内存卡的密码,你得等两天,不如你加我微信吧,到时候我约你,亲自把原件给你如何?顺便我们……做点有趣的事,放心,那是另外的价钱。”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vicis.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ivici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