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江夏≠姜黎?_假戏真做(NPH)
笔趣阁 > 假戏真做(NPH) > 35、江夏≠姜黎?
字体:      护眼 关灯

35、江夏≠姜黎?

  “啊?”姜黎不知道姜汶怎么就把话题扯到她身上了,难道她能帮上忙?

  “你愿不愿意帮帮这个忙试试那个角色?”姜汶一脸的为难,“我知道你目前还是以学业为重,但现在要是剧组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拍摄被耽搁,很容易造成后期资金周转不开的状况,说不定这部剧就此腰斩,所有人的付出就全白费了。”

  虽然姜汶没有用请求的语气让姜黎一定要帮这个忙,可他这般晓之以情的言语,让姜黎有种如果她不帮这个忙就会害大家辛苦都白费的负罪感。

  自打知道柳霖与姜沣之间的不正常关系之后,姜黎便有了要自己挣钱的打算,尽早的脱离家里的经济支撑。

  虽然她与姜远韬的父女关系很好,但一旦柳霖和姜沣的奸情被姜远韬发现,家里的关系肯定会分崩离析,届时,柳霖和姜远韬的夫妻关系可能面临决裂,当柳霖不再是姜远韬的妻子,她还如何做姜远韬的女儿?

  如此,她尽早有赚钱能力不依靠姜家的钱财生活是很有必要的。

  但她只是个普通的在读大学生,想要自给自足谈何容易。

  姜汶这么一提,姜黎倒也觉得是个机会,试上一试也不吃亏,万一成了呢,不管钱多钱少,总比分文没有的强。

  好歹姜汶也在娱乐圈混了四年,改如何与人打交道,跟着姜汶学着点就行,也不会走太多弯路。

  她也没想过要成为大明星,不过是权宜之计罢了,挣到钱保证自己的日常开销便可。

  是以,姜黎根本就没太犹豫,只思考了几分钟便爽快答应了,“试试倒是可以,不过……我真的能行吗?”

  “当然,有我在,什么都不用担心。”姜汶倒是没想到姜黎竟然这么容易就答应了,本来他还准备了好多说服姜黎的说辞,现在通通都用不上了。

  “那……我需要准备些什么吗?”姜黎突然脑子里一片空白,她对演戏一无所知,万一她演技很菜,会不会被导演骂得很惨,届时,怕不是会让介绍她进组的姜汶难做?

  “我发那两集的电子版剧本给你,你熟悉一下关于那个角色的剧情就好,只有几页,演好了也会很出彩。不需要担心什么,我相信你可以。”姜汶揉了揉姜黎的头顶,“发给你了,我出去办点事情,我给你点的外卖已经放在餐桌上了,你吃完饭再慢慢看,晚上给你带好吃的回来。”

  “嗯!”姜黎满眼感激的看着姜沣,“谢谢二哥。”

  看着姜黎的笑颜,姜汶有种已经跟姜黎组建成一个小家庭了的错觉,她在家什么都不用做,只等着他回家便好。

  相信这一天不会太远,姜汶嘴角不经意的扬起了一抹笑意,对未来的日子有了些许的期待。

  姜黎虽然龟缩在姜汶的住所,可应向丞他们那边也查到了些许有用的线索。

  趁着午饭的时间,几个男人凑到了一起,一边吃饭,一边聊着查到的线索。

  应向丞率先开了口,“我让人去陈姐的店蹲守,人是被蹲到了,可我的人给我反馈回来的照片上那个叫江夏的女人跟我们那天在酒店见到的完全是两个人。”

  “是不是跟错了人?”商敬宇自然不会想到真的是两个人拿错了房卡。

  应向丞摇头,“不会,已经把照片给陈姐确认过了,陈姐说那天接我们单的女人就是她,江夏。”

  “所以,到底是什么情况?”商敬宇被彻底搞懵圈了,“那天那娘儿们进来的时候,你叫她江小姐,她默认了对吧?怎么江夏就变成别人了?”

  苏迎幸也是想不明白,“难道她们两个是一伙的?”

  商敬宇冷哼一声,“那娘儿们有我们房间的房卡,肯定跟江夏是一起的,可既然是江夏接的单,怎么又变成那娘儿们了?”

  “说到点上了。”应向丞将他目前所掌握的信息一并道出,“我让人查了那天酒店的监控,叫江夏的女人也在,而且她所进入的房间,在她进去之前,也有几个男人提前进去了,大概是她想多赚钱同一天接了两个大单,时间错不开,才临时找了她的姐妹帮忙?”

  商敬宇点头表示认同,“这倒真有可能,我听说她们做这种生意的女人,每个月都有不方便接客的时候,如果有熟客在她们不方便的时候找她们,她们就会把自己关系好的姐妹介绍给客人,这样不至于让客人流失到别人手里去。”

  苏迎幸面色疑惑的摸了摸下巴,“不对吧?昨晚那娘儿们离开咱们会所的时候监控虽然没有拍到她往哪个方向去了,但有人看到她乘坐计程车离开了,车子在我们会所门口掉头的时候,监控拍到了车牌号,司机我的人已经找到了,可那司机说,那娘儿们下车的地方是别墅区,她并没有指定到底在哪栋别墅门口停车,所以不知道具体是哪家,能住别墅区的女人,会去赚这种钱?”

  “说不定是谁养的情人,又或者,她是去见新的雇主。”商敬宇才不信有钱人家的女人会去接客,就算是有性瘾喜欢被男人肏,那也该花钱也鸭店寻乐子。

  “我已经让人继续去查了,既然知道她住在那一片,找到她是迟早的事。”苏迎幸已经有种磨刀霍霍向猪羊的雀跃感了。

  商敬宇突然提议,“老鹰不是已经让人跟踪江夏了吗?既然江夏认识她,那也可以从江夏那里下手。”

  应向丞“嗯”了一声,“最快的方法就是找到江夏,从江夏的嘴里撬出那女人的下落,像江夏那样靠身体赚钱的女人,只要多花点钱,她还能不开口?”

  “行,那就让你的人找个合适的机会把江夏堵住,别闹出太大动静。”苏迎幸到底觉得自己吃瘪这件事不光彩,不想闹大了人尽皆知。

  此时正悠闲看着剧本的姜黎丝毫未察觉危机降临,一个又一个大难题将摆在她面前,让她应接不暇。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vicis.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ivici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