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苏醒的三人_假戏真做(NPH)
笔趣阁 > 假戏真做(NPH) > 31、苏醒的三人
字体:      护眼 关灯

31、苏醒的三人

  看着缓和下来的姜汶,姜黎唯恐他再次炸毛,连连称没关系,“我知道,二哥也是为我好,我以后肯定还是以学业为重。”

  姜汶盯着姜黎的脸看了好一会儿,确定姜黎不是在敷衍他,才放心点了头,“好,那你早点休息,我回房去了。”

  目送姜汶回房,姜黎重新反锁好门后才发现自己又出了一身汗。

  方才,她是真的被姜汶那几近要吃人的眼神给吓坏了,她以为姜汶对她顶多是比陌生人稍微要熟一点,谈不上兄妹之情,但就他刚才那表现看来,他真的将她当成亲妹妹看待了?所以才会因为她不自爱的行为而火冒叁丈。

  拖着疲惫的身躯,姜黎重新冲了个热水澡,连日来不分昼夜的练舞、再加上她今日被折腾得太狠,一沾床,她的眼皮便一个劲儿的耸拉,没一会儿便沉睡了过去。

  面无表情的姜汶在回到房间后,脸色瞬间变得阴沉,全然不似他往日的形象,将房内的东西发泄的狂扫在地,却依旧无法平息他心中的怒意。

  方才,有那么一瞬,姜汶恨不得将姜黎压在身下,既然她那般的不自爱,已经被不止一个男人睡过了,多他一个占有她身体又何妨?

  可仅存的一丝理智提醒着他不能,他不能那样做,他一旦强行占有了姜黎的身体,姜黎便再也不会信任他了。

  姜汶所想要的,从来不单单只是姜黎的身体。

  看着满室的狼藉,姜汶嘴角突然扯起一抹冷笑,原本他以为,姜黎在学校对他来说是最放心的,可现在看来,学校里有花花肠子的男生不在少数。

  还是放在他眼皮子底下盯着才最安心。

  至于用什么方法能让姜黎时时刻刻都待在他眼皮子底下,这就许好好琢磨琢磨了。

  有了新方向的姜汶一扫方才的不快,竟然悠然自得的开始收拾起房内的狼藉,完全看不出这破坏的始作俑者便是他自己。

  在捡起地上那破碎的相框时,姜汶的目光变得痴迷又柔和,那是姜远韬和柳霖重建家庭后,经过几年磨合后,他们家拍的唯一一张全家福,哪一年,姜黎12岁,才小学毕业,而他,正好成年。

  相片里的姜黎模样略显稚嫩,那样纯洁的青春少女,如今却是被别的男人染指了。

  一想到姜黎被赤裸着身体被别人压在身下的画面,姜汶便觉得有无数的蛇虫鼠蚁在啃噬他的心脏,让他难以忍受,恨不得一刀将它们全部都斩碎。

  暴力的情绪一寸寸的侵蚀着姜汶的大脑,他捏着相框的手渐渐收紧,因为用力过度,破碎的玻璃碴子扎入他的手心里,鲜血顺着相框缓缓流下。

  姜汶却仿若是感觉不到疼一般,目光未从照片里的姜黎脸上移开,“不管今天之前你跟多少个男人发生过关系,以后,你只能是我的!”

  与姜汶一样情绪暴躁的还有另外叁个男人。

  应向丞和商敬宇从昏迷中醒过来时,发现屋内静悄悄的,只有迷炫的灯光在闪烁,音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不见姜黎和苏迎幸的身影。

  应向丞与商敬宇对视一眼,两人脸上同时显示着四个字:什么情况?

  商敬宇甩了甩还有些混沌的脑袋,让脑子稍微清醒了些,“好端端的,我怎么会睡过去?你也跟我一样?”

  应向丞点点头,“看来事情没这么简单,有人给我们下了药。”

  商敬宇有些不可置信,“不可能啊,这是我们自己的地方,没人敢对我们下手,除非他想死。”

  “门口有我们的人把手,没我们的允许,没人能进得了这间房。”应向丞一语道出关键所在。

  “房里不就只有我们几个人,除了你跟我,就只剩迎幸和那女的了。”商敬宇说到这儿,才后知后觉屋内不见了苏迎幸和姜黎的人影,“他们人呢?”

  应向丞眉头微蹙,“那女的有问题。”

  “你是说……药是她下的?”商敬宇回想了一下自己昏迷前的事,“可她都脱得精光在外面面前甩奶子抖臀了啊,要是她身上藏着不该有的东西,我们不应该早就发现了吗?”

  “找到他们就什么都知道了。”应向丞说话间,已经起身在房里环顾了一下房内,看着未完全关闭的浴室门,大步走了过去,一拉开门,便瞧见了赤条条昏倒在浴缸里的苏迎幸。

  浴缸里并没有水,显然苏迎幸躺进去不是为了泡澡。

  紧跟而来的商敬宇上前拍了拍苏迎幸的脸,“喂!醒醒,怎么在这儿睡下了?那娘儿们呢?”

  二次昏迷的苏迎幸俨然药效还没过,任凭商敬宇怎么拍打他都无济于事。

  应向丞直接拿起花洒,开着凉水对准苏迎幸的脸一阵猛喷,叁两下,苏迎幸便被猛咳了两声睁开了眼。

  苏迎幸本就浑身赤裸,这冰凉的水流进浴缸里,让他遍体生寒,冷得打了个寒颤,噌得一下站起了身,“卧槽!趁我睡要我命啊你!”

  “还有心思皮?”应向丞黑着脸将花洒放了回去,“你被人下药了知道吗?”

  商敬宇目光贼兮兮的扫了下苏迎幸光溜溜的身体,“我去,你该不会被人迷晕后劫色了吧?”

  “滚!”苏迎幸愤懑的瞪了眼商敬宇,看清自己的处境后,才想起自己到底经历了什么,也恼火自己竟然还是着了姜黎的道。

  “到底怎么回事?”应向丞没心情调侃苏迎幸,只想知道真相,“你怎么会在浴室?”

  他想着,姜黎那般瘦小的一个女人,不可能将人高马大的苏迎幸给弄到浴室的浴缸里,况且,这浴室的门很隐蔽,若不是苏迎幸自己主动打开,姜黎是不会知道的,这只能说明,在躺进浴缸前,苏迎幸都是清醒着的。

  对于应向丞的询问,苏迎幸有点羞于启齿,难道他要说他被美色所惑,在姜黎身上打着炮的时候被迷晕了吗?

  见着苏迎幸目光闪躲,应向丞面色愈发严肃,“你知道那女人是怎么下的手对吧?可你还是着了她的道。”

  ————

  【祝宝宝们新年快乐~新的一年要健健康康顺顺利利开开心心呀~】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vicis.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ivici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