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病娇_假戏真做(NPH)
笔趣阁 > 假戏真做(NPH) > 30、病娇
字体:      护眼 关灯

30、病娇

  姜黎完全没料到姜汶会有此动作,整个人都惊呆了,仿若被雷劈了一般,待她反应过来,她空荡荡睡衣里面的光景已经被姜汶尽收眼底了。

  受到惊吓的姜黎慌忙捂住胸口,拽开被姜汶扯开的衣领,羞愤的满脸通红,“二哥,你这是何意?!”

  因着愤怒与羞臊堆积在一起,姜黎的声音尖锐得有些破音。

  姜汶猩红着双眸狠狠的瞪着姜黎,双手紧紧地扣住她的肩膀,“你这么晚回来,是去找男人了?你们睡过了?!”

  姜汶因着愤怒而失去了理智,力气之大,掐得姜黎的肩膀生疼,仿若被勾子戳进肉里。

  姜黎忍着疼怒视着姜汶,她不明白,明明姜汶是动手非礼的那个人,可他却比她还要生气的样子,那双眸里喷出的火焰,似是要将她烧成灰烬一般。

  姜黎心里很清楚,她身上的那些痕迹,姜汶都看见了,若是姜汶如同爸爸那样待她如亲人,那身为哥哥的姜汶,的确有理由生气,气自己的妹妹不自爱、在外面瞎混。

  不管姜汶是出于何种原因,他都没有权利这般粗暴的扯开她的衣领,别说他是她毫无血缘的哥哥,就算是亲生父亲,也不能扯女儿的衣服去查看私密部位。

  是以,姜黎不能原谅姜汶对她的行为,“二哥突然闯进我的房间,又对我做出如此没有分寸的事情,没个解释吗?”

  “说!”姜汶一声怒吼,根本就听不进姜黎的话,他只想确认自己猜想的是不是真的,即使事实摆在眼前,他也要听姜黎亲口说,只要她说没有,他便信,“你是不是跟别人睡了?身上的这些痕迹都是他弄的?”

  姜黎被姜汶的怒吼震得一阵发懵,姜汶狂躁的样子让她觉得陌生,这根本不是她这十多年来所认知的那个男人。

  面对一个不知道因何而盛怒的男人,姜黎不想狡辩,她很清楚,但凡她说了假话被姜汶拆穿,那他必然会怒上加怒,无疑是火上浇油。

  明显看着姜汶的情绪不对,姜黎怎敢说假话,明显姜汶已经看到她身上的那些痕迹了,尤其是那清晰可见的手指印,总不能说是自己有变态的嗜好,自己掐自己的胸部掐到淤青。

  “是,不过这件事我不希望家里人知道。”姜黎不想惹出无端的麻烦,若是被爸爸知道,铁定气出个好歹来。

  在听到“是”后,姜汶整个人状态更不对劲了,几近癫狂的摇晃着姜黎的肩膀,“为什么?!你在说谎对不对?你明明连男朋友都没有,怎么可能突然就跟男人睡到一起?你不是这么随便的人,你不是!”

  姜黎被姜汶摇晃得脑袋发晕,本就被苏迎幸折腾的没什么力气的她此时更觉乏累,晕眩的感觉让她反胃想吐,生理的不适一上来,她完全控制不住,当即便干呕了一声。

  “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说了,总之,你不要说出去。”姜黎强忍着胃里的翻涌,她怕自己真的会当着姜汶的面吐出来。

  姜黎的反胃呕吐,让姜汶脑子里嗡的一下炸开了锅,联想到姜黎最近一直都是精神不济十分疲累的样子,他很容易便以为她有了身孕。

  本就被刺激得不轻的姜汶脑子如爆炸了一般,理智全无,抓住姜黎肩膀的手不受控制的掐向她的脖子,收紧了力道,“你怀孕了?不许生!明天我就带你去医院!我说不许生,听到没有?!”

  姜黎被掐得翻白眼,用尽力气才磕磕巴巴道,“不……不生……”

  上一次她吃了避孕药,这一回,苏迎幸后半段都在她的乳沟里被夹着,射在了她身上,不可能怀孕的,即便是不走运怀上了,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有反应。

  姜汶紧咬着后槽牙,确定姜黎真的没有逆反情绪,才松了手,“行,你听话就好,以后不许再跟那个男人来往。”

  姜黎拼命的眨着眼睛,示意她不会再跟占她身子的男人有任何接触,她脖子被姜汶掐得死死的,她连点头的动作都无法施展。

  被姜黎死命捶打手背的姜汶在看到姜黎面色爆红后才意识到自己做了危险的动作,连连松开了手,眼神慌乱的摸着姜黎被他掐红的脖子,“你不要怪二哥,我也不想的……我只是……怕你被人骗,你还小,不懂人心险恶,容易被花言巧语所哄骗,现在悬崖勒马还来得及,这件事我会替你保密,但不许再犯,明白吗?”

  姜黎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猛咳了几下才缓过了气。

  虚脱的她双腿如同被抽去了力气,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她本就没打算再与那几个男人有瓜葛,一想到他们,那股子耻辱感便会再次在她胸中翻涌,姜汶既然这样说,她也便顺着他的话从了,“我跟他们已经一刀两断了,以后不会再见面。”

  “他们?”姜汶敏锐的捕捉到了姜黎话里的重点词,才刚缓和下来的情绪又一次炸裂了,“你竟然不止跟一个男人上过床?你怎么这么不知道自重?这么喜欢被男人玩弄吗?啊?!”

  姜黎被姜汶吼得震耳欲聋,他反反复复的情绪让她应接不暇,刚刚那话,她没过脑子便脱口而出了,“他们”二字已然让姜汶怒火冲天,若是他知道她是同时被几个男人一起蹂躏把玩身体,是不是会更加的暴跳如雷?

  姜黎沉思了一下,无法实话实说,想着二哥大概也是为她好,只能软了态度,“我知道错了,是我年轻不懂事,以后不会了。”

  “好、好……”姜汶怜爱的捧着姜黎因为惊吓和疲累而略显苍白的脸,“知错了就好,二哥刚才是不是吓到你了?别怕,我没想伤害你的,我只是……有些激动了。”

  姜黎忍不住腹诽,姜汶这何止是有些激动,是相当的激动,就差一把将她掐死了。

  这反复横跳的情绪,切换得比遥控器都还要快,她都怀疑他是不是精分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vicis.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ivici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