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愤怒的二哥_假戏真做(NPH)
笔趣阁 > 假戏真做(NPH) > 29、愤怒的二哥
字体:      护眼 关灯

29、愤怒的二哥

  姜黎心知姜沣没安好心,所以她站在门口没急着开门,倒是没料到姜沣竟然会如此大胆,直闯她卧室。

  猝不及防的被撞进房内,姜黎一个踉跄,险些栽倒在床上。

  好在她眼疾手快,扶住了衣柜,不然她肯定在床上摔个人仰马翻,她大衣里面的衣着还是她在X会所里面穿的,仓皇而逃的她顾不上换下这衣不裹体的衣服,只匆匆裹了自己的大衣便跑了。

  上次在老宅,她已经不小心让姜沣对她产生异样的看法,今天要是再因摔倒而暴露她身上不良的着装,姜沣愈发是要认为她是不良少女了。

  她着实信不过姜沣的为人,若是因为被他误会而造成对她不可逆的伤害,那可真是有口难辩了。

  姜黎敛住心神,一副打不起精神来的样子,“大哥有什么事要同我讲吗?”

  姜沣故意往姜黎身旁靠了靠,“我见你最近几天好像都没什么精神的样子,是生病了吗?身体不舒服可要及时看医生,别仗着年轻就不当回事,小病拖成大病。”

  “多谢大哥关心。”姜黎拢了拢大衣,往门的方向靠了一步,方才门被姜沣用脚一勾给带上了,为了以防万一,她还是离门近些比较好,“我没什么事,就是太累了,想赶紧休息。”

  姜黎的话已经说得很直白了,可姜沣却装作没听见,“看你这样子,可不是一般的累,这几天忙什么呢?跟大哥说说?”

  姜黎嘴角微扯,只觉气氛尴尬,偏偏姜沣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都是学业上的一些事,没什么好说的。”

  “有什么问题随时找我,兴许我能帮得上。”姜沣说话间,状似无意的揽上姜黎的肩,“若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一定要告诉大哥,大哥替你出气,绝不让你受半点委屈。”

  姜沣想着,姜黎被人轮暴也有几天了,她极度抑郁的时候应该挺过来了,现在正是缺乏关爱的时候,他都这样说了,姜黎不可能不动容吧?

  哪知,姜黎神色依旧,无半分感动,“我目前都还挺好,没觉得有什么委屈的,我倒是见大嫂好几次偷偷抹眼泪,大哥莫不是欺负大嫂了?还是多关心关心大嫂吧,省得她有心事没处说。”

  姜沣心里咯噔一下,他倒真不知道梁星洁情绪上有什么不对劲,虽然他们夫妻之间并没有多相爱,但一直以来都是相敬如宾,鲜少有矛盾。

  可姜黎却说梁星洁好几次偷偷掉眼泪,莫不是……他跟柳霖之间的奸情被梁星洁发现了?

  一想到这种可能,姜沣也没工夫再在姜黎面前演戏了,他需要回房好好儿探一探梁星洁的口风,“大概是我最近忙于工作冷落了她,那你早点休息,我回房去了,大哥还是那句话,万一遇到麻烦尽管找大哥帮你搞定。”

  姜黎乖巧的点点头,待姜沣一踏出房门,她连连关门反锁上,“无事献殷勤,呵!”

  终于可以一个人安安静静的了,姜黎脱掉身上的大衣随意的搭在了架子上,换上拖鞋便去了浴室。

  此时的姜汶,目光盯在他电脑的屏幕上,画面里只有空空的房间,而房间的主人,刚去了浴室。

  屏幕上显示的,俨然正是姜黎房间的监控画面。

  是他趁着姜黎不在家的时候偷偷安装上的,除了他,没人知道。

  那日,姜汶主动让姜黎借住在他私人的房子里,姜黎走后,他拿着她穿过的衬衫越闻越着迷,即便那女人香里混杂着汗味,他依旧闻得如痴如醉。

  情难自禁,他用那件留存着姜黎体香的衬衣裹着他因为他脑子里浮现的幻想而硬起来的肉棒,一下右一下的慰藉着他蓬勃起来的性欲。

  曾经,他也曾跟其他少年一样通过A片的刺激自己打手枪,可后来,那些A片他看着觉得寡淡无味,甚至觉得有些恶心。

  直到……恍惚间他将A片女主的脸错当成了姜黎的,他羞耻的发现,自己硬了。

  打那之后,每次看到姜黎,他都会想起自己把她幻想成性爱对象的事情,他已然开始不满足于幻想,想要的越来越多。

  是以,他安装了针孔摄像头窥视姜黎在房内的一举一动,在他看到姜黎脱下大衣里面身着的衣物时,并没有精虫上脑的淫思,而是血气上涌的愤怒。

  在他心里,那般纯洁的一尘不染的少女,竟然穿着堪比情趣内衣一般的衣服在外面玩到晚上十点才回家!

  一直以来,他只远观从不亵玩的妹妹,可能从不是他想象的那样洁身自好?

  姜汶有种被蒙骗的感觉,她怎么可以如此不自爱?

  尤其是想到他回房间闻到的姜黎身上奇怪的味道,他本来还怀疑是不是自己太疑神疑鬼,可现在看来,他猜想的没有错,那分明就是男人精液的味道!

  一想到姜黎被别的男人玷污了,姜汶满腔的怒意再也遏制不住,噌的一下站起身,大步的走出了房间。

  砰砰砰的敲门声让刚洗完澡的姜黎手忙脚乱,来不及擦干身上的水珠便套上了睡裙去开门。

  她原本以为是姜沣去而复返,所以只敢将门开一条小缝,防止姜沣又不请自入。

  可她还没来得及通过门缝看清来人的脸,哐的一下,门被姜汶暴力的推开,趴在门背后的姜黎被巨大的力道撞得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鼻子也因为被门撞击而生疼。

  看着因为吃痛而泪眼婆娑的姜黎,姜汶紧张的将她扶起,满脸的歉意,“对不起,伤着你了,很痛?”

  看到是姜汶,姜黎才松了一口气,憋着眼泪摇摇头,“没事。”

  姜汶的目光扫过姜黎略微宽松的领口,那若隐若现的掐痕刺激着他的眼球,刚刚才缓和一丝的脸色瞬间又变得阴鸷起来,一把扯过姜黎的衣领,那本就不太紧的领口瞬间被扯大,里面的光景一览无余。

  借着身高的优势,姜汶低着头目光紧紧的盯着那两团翘立的大奶子,雪白的柔软上面布满了掐痕,一道一道红色的指痕,全是苏迎幸揉捏过度留下的痕迹。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vicis.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ivici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