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掐…震…(苏迎幸H)_假戏真做(NPH)
笔趣阁 > 假戏真做(NPH) > 27、掐…震…(苏迎幸H)
字体:      护眼 关灯

27、掐…震…(苏迎幸H)

  苏迎幸一边揉捏着姜黎的大奶子,一边加重撞击的力度,惹得姜黎一阵阵娇喘。

  “啊哈~嗯啊~”姜黎不再压抑自己,让自己以最真实的感受去给予苏迎幸回应,只有这样,才不会让苏迎幸再起疑,认为她是真的臣服在了他的棍棒下。

  因为身心的投入,姜黎小穴里分泌出的蜜汁愈发的泛滥。

  如此娇嫩紧致的姜黎,让苏迎幸浑身的血液沸腾,有种要喷发而出的感觉。

  不!他还没肏够,怎么能就此缴械?

  以前他肏女人的时候都挺持久的,怎的到了姜黎面前,竟是这般的把持不住?

  怎能被一个小丫头片子乱了阵脚?

  思及此,苏迎幸眸光一冷,猛得抽出沉溺在蜜汁小穴里的肉棒,改用手指在姜黎的小穴里肆意搅弄。

  “啊哈~嗯~啊~嗯啊~”伴随着噗叽噗叽的水声,姜黎身子弓起……又放松……弓起……放松……神色好似痛苦,又似是享受,很是销魂。

  她到底还是个涉世未深的小女人,在苏迎幸这种老手的摆弄下根本就招架不住,黑草丛林中早已湿腻不堪,她已分不清自己是演戏还是真的陷入了性爱的泥藻之中。

  “果真是个人尽可夫的骚女人,你就这么喜欢被男人肏?”苏迎幸难得遇上姜黎真么一个样貌和奶子都符合他审美的女人,可惜,是个出来卖的,身体已经不知道被多少男人染指过了,不干不净。

  姜黎心知,她如此放浪的在几个男人面前大跳脱衣舞,并且毫不抗拒的任由他们叁个男人在她身上占尽便宜,是个男人都会认为她为了赚钱好无下限,根本就没有贞操观可言。

  虽然被苏迎幸误会,但姜黎不在乎,她原本就没想要得到苏迎幸的什么好感,毕竟,在她看来苏迎幸他们一群人都是合伙玷污了她清白之身卑鄙无耻的下流之徒,她巴不得他们全都遭报应才好。

  “别把话说得这么难听嘛~你可是我遇到的男人中最让我兴奋的。”姜黎小嘴里呼出的热气扑洒在苏迎幸的耳边,如惑人心神的迷雾。

  苏迎幸目光如炬,看着姜黎的双乳在水波中晃荡,登时意乱情迷,扶着他滚烫的肉棒夹进了姜黎幽深的乳沟里。

  软绵绵的夹击感让苏迎幸觉得还不够,伸手拍了拍姜黎的奶子,“双手把它们扶好,往里挤,夹得我鸡巴越紧越好。”

  姜黎虽有不愿,却不得不照做,任由苏迎幸的肉棒在她的双乳之间来回磨蹭。

  也不知是觉得姜黎躺着太舒服了,还是他药效开始发作了,苏迎幸突然停下了动作命令姜黎,“你来!”

  姜黎见着苏迎幸眼神有些不对,登时想到了什么,未免苏迎幸反应过来,她连连照着苏迎幸的要求,双手抓着自己的大奶,将苏迎幸坚硬的的肉棒严严实实的包裹在深沟里,一上一下的摇动着。

  因为被挤压着,姜黎雪白的大奶子泛着粉红,在这雾蒙蒙的浴室里显得更加诱人。

  苏迎幸就这么骑在姜黎的身上,享受着姜黎的双奶夹击。

  “嗯啊~”姜黎卖力的淫叫着,“好喜欢这样被你骑着~我这样夹着你舒不舒服?你不是说很喜欢我的大胸吗?射在你最喜欢的大奶子上,你一定很想这样做吧?”

  在姜黎言语的催动下,苏迎幸喘着粗气,双手狠狠的掐住姜黎的双乳,健硕的腰腹卯足了劲,驱动着肉棒在那柔软又紧密的深沟中一阵激烈的挺进。

  激烈的冲击晃得姜黎一阵目眩,胸部有种被碾压般的疼痛感,苏迎幸在极致的刺激中几近癫狂,根本就没管身下的姜黎是否能承受得住,他肉棒猛烈的冲击和他双手紧拽不放两股力量对撞在一起,有那么一瞬,姜黎觉得自己的胸腔都要被震碎了。

  “啊哈~嗯啊~”姜黎有些虚脱,脑子却还支配着她继续诱哄着苏迎幸,“亲爱的太棒了~我受不了了~啊哈啊~亲爱的快给我吧~射在我身上~”

  冲刺中的苏迎幸红着双眼,紧盯着姜黎被掐的变形的双乳,低吼一声,一股乳白的液体喷涌而出,在姜黎的奶子上绽开星星点点,顺着她双乳的弧线缓缓往下流。

  终于释放的苏迎幸整个人放松的趴在了姜黎的身上,激烈的运动加速了药物对他的作用,再加上他整个人松懈下来,强烈的晕眩感瞬间袭遍他全身,大脑停摆的他根本就来不及反应,便沉沉的闭上了双眼昏睡了过去。

  “亲爱的~你还好吧?”姜黎试探性的推了推压在她身上一动不动的苏迎幸,她害怕他又是装睡,“你能不能先起来?我被压的快喘不过气来了……”

  等了半分钟,姜黎依旧没等到苏迎幸回应,不由加大了力道,想要将苏迎幸从她身上推开,“你好重~快起来吧~我胸被挤得不能呼吸了~”

  仍旧得不到苏迎幸回应的姜黎终于确定苏迎幸这回是真的晕过去了,可她也不敢掉以轻心再耽搁时间,不离开这间包房,她始终觉得危险。

  虽然浑身如车轮碾压过一般又酸又疼,可姜黎还是凭着顽强的意志力推开了压在她身上的苏迎幸。

  苏迎幸被推开的一瞬,“砰”的一声响,后脑勺撞在了浴缸的边缘上。

  好在苏迎幸被迷晕了,姜黎不用管他,心里想着,装傻了更好,省得祸害良家姑娘。

  苏迎幸脱下的衣服都在浴室里,因为已经知道了苏迎幸将视频文件存储在哪里,姜黎很快便删除掉了令她寝食难安的文件。

  终于,能威胁她的东西都被处理干净了,酸涩的感觉瞬间充斥在她心中,强忍着眼泪,姜黎连澡都不敢洗,只简单的用苏迎幸的衬衫擦拭掉了身上的污渍后火速出了浴室穿好自己的衣服戴回面具后便离开了包房。

  身上不干净的东西回去怎么洗都行,若是洗澡的过程中商敬宇和应向丞醒过来,又发现浴缸里昏迷的苏迎幸,她只怕是要被赤身裸体绑起来被拷问了。

  裹着大衣走出X会所后摘掉面具的姜黎回头望了眼会所的招牌,过了今天,所有的一切应该都会回到原点了吧?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vicis.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ivici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