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谁JB大谁先上『⒏mobi』_假戏真做(NPH)
笔趣阁 > 假戏真做(NPH) > 25、谁JB大谁先上『⒏mobi』
字体:      护眼 关灯

25、谁JB大谁先上『⒏mobi』

  姜黎心知肚明这叁个男人打的什么主意,却是半句话都没说,默默的站在原地,看着其他人一个个的出了包房。

  应向丞一双锐利的眸子盯着姜黎似笑非笑,“里沙是吧?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选择了来跳脱衣舞,最终的结果都是为了钱,我们对你很满意,如果你能让我们更满意,我们可以让你成为X会所最高级的脱衣舞娘。”

  苏迎幸点点头,“到时候,你接触到的,都是商界的成功人士,接待一个客人的收入和小费,至少抵得过那些低等级舞娘半个月的了。”

  商敬宇嫌弃的瞪了眼坐在旁边的两个兄弟,“你们俩,净喜欢拐弯抹角的,里沙,我就这么跟你直说吧,只要你让我们叁个操得爽了,我们自然会给你最好的待遇,让你在会所舒舒服服就把钱赚了。”

  姜黎眸光戏谀的瞧着叁个男人,“正巧我这小骚穴湿的不行了,特别需要大鸡巴的抚慰,就是不知道叁位的鸡巴谁的更大了,谁大谁先上。”

  叁个男人虽然铁哥们儿,但谁也不会承认谁比谁鸡巴小啊。

  姜黎这话说的,摆明来者不拒,叁个人都可以搞她,她就是希望叁个人一起,这样她的计划才不会落空。

  果然,叁个男人从小一起长大,关系铁的很,根本就不在乎谁先谁后,他们只图这叁男一女4P的刺激罢了。

  商敬宇冲着姜黎的方向顶了一下胯,那胯间鼓起的小帐篷彰显着他小兄弟的雄伟,似乎想借此来告诉姜黎,他的鸡巴不仅大,还很硬。

  上半张脸隐藏在面具之下的姜黎一双媚眼如丝,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笑意,“看样子只有商总对他的第叁条腿比较有自信,那不如我先跟商总先切磋一下,应总和苏总且等一等?”

  应向丞和苏迎幸倒不是要跟商敬宇争个先后,只是姜黎那轻蔑的眼神和让人不舒服的语气让他们忍不了,必须要让姜黎知道他们雄性器官的厉害。

  当即,应向丞便抽出了腰间的期待,啪得一下,抽打在真皮沙发上,那清脆的声响,好似抽在人身上似的。

  姜黎眼皮抖了一下,明明应向丞抽的是沙发,她却觉得有种肉疼的感觉,心里隐隐有些害怕,这个应向丞,该不会是个变态吧?

  紧张得手心冒汗的姜黎极力的掩饰着自己的紧张,脱衣舞都跳了,她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退缩,今天的事,只准成功,不容许失败。

  姜黎清楚的知道,这几个男人都非等闲,若是这次不成功,她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

  唯恐应向丞有什么变态的举动,姜黎瞬间变了脸色,“哦~应总这是迫不及待的要展示您的雄风了?我很期待呢!”

  姜黎说着,主动走到应向丞的身边,伸手抚在应向丞的裤裆上,手指说着那阴茎鼓起的弧度上下轻抚,“摸着可不小呢~”

  因着姜黎的抚摸,应向丞本就充满欲望的阴茎迅速鼓胀起来,隔着裤子,姜黎都能感受到那份灼热与硌手感。

  犹如烫手山芋般,姜黎继续摸也不是,突然撤回手也不能,只能硬着头皮张开手指,像是用手测量尺寸一般不走心的比了下应向丞硬起来的肉棒,“到底谁大,我比一比就知道了~”

  应向丞一把按住姜黎的手,眸光中透着散漫,“我倒是有个方法,比你用手量更精准。”

  “什么办法?”姜黎下意识的追问。

  应向丞只是神秘的笑笑不说话,在场的其他两个男人却是秒懂,互相心照不宣的对视了一眼,独留姜黎一个人一脸懵。

  商敬宇一脸坏笑,“你试试就知道了,内裤是你自己脱还是我帮你?”

  苏迎幸一直沉默着盯着姜黎半露的胸口,似笑非笑,出奇的话少,不似他的风格,倒是让姜黎有些意外。

  不过,她也未多想,毕竟,她一共才见过苏迎幸两次而已,他究竟是什么性子,她岂会知道?

  姜黎后知后觉,突然想到了那句“你知我深浅,我知你长短”,瞬间领悟到了应向丞话里的意思。

  应向丞大手掐住姜黎的翘臀,隔着布料在她的臀上揉捏着,“不如我们先插你几下试试?你好好儿感受一下,谁插得更深。”

  姜黎是想让叁个男人触碰甚至亲吻她的身体,可她没想过要直接进入主题。

  情急之下,姜黎只能尽可能的将她这几天所学的东西搬出来应对。

  “哪有这么生插硬怼的?”姜黎压着嗓子,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软软糯糯的,“连点前戏都没有,人家下面还干干的啦~没有水水硬插进去会很痛的……我最怕痛了,这种事情,图的就是一个舒服,你们可不能只顾着自己爽就欺负人家~我也要一起爽嘛~”

  应向丞大手顺着姜黎屁股两瓣的凹陷处往下滑进去,兜着姜黎的腿心,手臂猛地一用力,手往上一拖,姜黎整个人被一股力道提起。

  身体的下坠感与应向丞手往上施力对冲在一起,对姜黎腿心间的花瓣与花蕊形成了强烈的挤压。

  这种奇妙的感觉让姜黎的蜜道一阵阵缩紧,姜黎下意识的踮起脚,缓和了腿间的挤压感,才不至于让自己失了对自己身体的掌控。

  “别这样~”姜黎话虽这样说着,上身却往应向丞的身上贴了贴,那柔软的两座山峰挤压在应向丞的胸前,仿若要爆开一般。

  目光一直落在姜黎胸部位置的苏迎幸突然开了口,“把鸡巴夹在你的胸里肯定很爽~”

  姜黎娇嗔一声,“讨厌~我可不想糊满胸的精液,让人家还怎么出去见人嘛!”

  苏迎幸咯咯笑了两声,“射你嘴里,吞进去,别人就看不见了。”

  姜黎只觉一阵恶心,面上却依然要保持微笑,“能吃到苏总的精液,也算是我的荣幸了。”

  商敬宇一把扯过黏在应向丞身上的姜黎,“废啥话?干就完了,小娘们儿,爷几个可不兴排队,你不是想要爽吗?我们叁个一起上,保准你爽上天。”

  姜黎心里一阵窃喜,事情正如她预想中的顺利进行,却不敢表露分毫,反而一脸惊慌的双手捂住胸口,“这……这怎么可以?我……我从来没、没试过同时跟几个男人一起啊……这也太夸张了吧?你们叁个一看就都是很厉害的样子,一起上我可遭不住……”

  苏迎幸挑挑眉,俨然一副“你莫装”的神色,“瞧你这骚气侧漏的样子,怕是我们叁个不一定能满足得了你。”

  姜黎佯装生气的跺了下脚,“苏总这是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您当真以为我是那种随随便便就跟男人做爱的人吗?可不是哪个男人都能像您们几位这样让我心动、让我有做爱的欲望的。”

  “呵,那你倒是挺给我们叁个面子了。”苏迎幸话虽这样说,面上却半点不见高兴,显然不吃这套。

  姜黎拿不准几个男人的情绪,但拍马屁总归不会错,“苏总莫要说笑了,是您们几位魅力大,让我心生仰慕,能与您们春宵一度,怕是其他的男人再也不能入我的眼了。”

  “操!废话真多!”商敬宇一手搂住姜黎的腰,一手压在姜黎的肩膀上,一施力,便将姜黎整个人按到在了沙发上。

  而商敬宇也欺身而上,直接跨坐在了姜黎的大腿根上。

  商敬宇的动作一点都不温柔,姜黎直接是整个人猝不及防的砸在沙发上,虽然沙发是软的,但她还是有种脑瓜子嗡嗡的感觉,待她缓过神来,已经被商敬宇压在身下了。

  “我特么的最讨厌磨磨唧唧的了。”商敬宇说着,手已经撩起了姜黎半透明的轻纱连衣裙,手指勾住内裤的松紧边弹了下,“我还是比较喜欢女人呻吟浪叫的声音,乖,少说话,留点力气,待会儿给老子好好儿叫不许停。”

  内裤弹在姜黎屁股上时,姜黎下意识的“嗯啊”了一声,直接伸手主动扯下自己肩上的吊带,将自己本就十分暴露的大奶掏出一只托在了手心上,“来吧~我已经快要等不及了~”

  面对突然裸露在自己眼前的大奶子,商敬宇喉结不自觉的滚动了一下,裤裆间的小帐篷也渐渐在支起。

  姜黎伸手帮商敬宇拉开裤子的拉链,“我身体很敏感的,特别是乳头,只要一舔……就会立起来变得硬硬的哦~”

  商敬宇本就有些猴急,姜黎这么一撩拨,他哪里还扛得住,当即便埋下了头,捏着姜黎雪白的奶子,含住了那抹凸起的粉豆豆。

  苏迎幸裤裆里的小兄弟动了一下,看着商敬宇吸姜黎奶头的画面双目通红,。他原本就对好看的大奶子情有独钟,此时看着姜黎的大奶子被商敬宇捏着含在嘴里,欲望瞬间勃发,喘着粗气粗暴的将姜黎套在困在胸罩里的另一只大奶子给扯了出来。

  因为力道大,姜黎只觉得乳腺都快要被苏迎幸给捏爆了,疼得她痛吟了一声,“嗯啊~对人家温柔一点嘛~”

  苏迎幸嗅了下姜黎的奶子,轻笑一声,“果然,就是这个味儿。”

  姜黎愣了下,心下一紧,难不成被苏迎幸闻出了点什么?要是在这个节骨点儿暴露,那她肯定会被吃得连渣都不剩。

  “啊~女人的奶子就是香,就喜欢这个味儿。”苏迎幸一脸的享受,他这话也成功打消了姜黎内心的紧张。

  原来,他说的是奶香,而不是真的发现了什么。

  在姜黎晃神间,被苏迎幸掐住的那只奶子的乳头也被他含在了嘴里。

  比起商敬宇的浅尝慢舔,苏迎幸显然要凶狠许多,仿若婴儿吸食奶水一般,用足了力气。

  一开始,姜黎还能咬牙忍住,可苏迎幸一下比一下嘬得紧,姜黎痛得脸色都有些不好看了,“嗯啊~好痛……不要再吸了……奶头都要被你吸掉了啦……哈啊~真的好痛……”

  苏迎幸全然没在意姜黎的请求,而是一手探向姜黎的内裤,手指直接钻了进去,摸到了姜黎蜜穴里溢出来的湿滑黏腻,“痛归痛,但你不也很爽吗?”

  苏迎幸说罢,又看向应向丞,“老鹰,她下面那张嘴交给你了,让她见识见识你舌头功夫的厉害。”

  应向丞耸了下肩膀,那飞扬的神色俨然说明他对自己的舌头的功夫很自信。

  贴身的小内裤被应向丞顺着她左腿的线路缓缓褪下,软塌塌的垂落在她的右脚踝处。

  看着姜黎已经湿润黏腻的粉嫩花瓣,应向丞唇角勾了勾,“只是被男人吃吃奶头而已,就湿成这样了,待会儿被插,岂不是要喷?”

  姜黎故意扭动了两下屁股,想要勾起应向丞的心中的火,毕竟……苏迎幸和商敬宇已经吮吸她的奶头好一会儿了,应向丞却还迟迟未动嘴,这可不行。

  好在,应向丞的确被她扭动的样子所吸引,掰开她闭合的花瓣,那小小的洞穴口,里面似乎掩藏着无穷的秘密,吸引他去探索。

  沿着花瓣的弧度,应向丞舔舐了一圈,而后才抵在那抹凸起的位置,舌尖一阵抵弄,而后吸入嘴里,一边吮吸,一边用舌头继续捻揉纠缠。

  上次被他们几个男人掰开腿用手指玩弄,姜黎已经觉得很羞耻,今日第一次被男人舔舐下体,更是让她觉得色情不堪,有好几次,她都恨不得直接踹开身上的这几个男人,可一想到自己的目的,她生生忍住了。

  身子一阵阵的战栗与悸动让她浑身燥热难耐,明明不喜欢他们的触碰,可终究是败给了他们撩拨女人身体的技巧,她的身体不可遏制的被击溃,酸软得如一滩烂泥。

  叁个男人,叁张嘴,同时在姜黎敏感的部位舔舐、吮吸,她原本以为,自己扛得住,只需忍一时,待他们都倒下便好了。

  可现在,还没等到他们叁个倒下,她已经被舔得七荤八素,俨然忘了今日之事乃情非得已形势所逼。

  酥麻酸爽的感觉一步步击退她的神志,她从原本的假意迎合变成了真正的舒服呻吟,神色有那么一瞬,竟变得迷离享受。

  直到……一根滚烫的如铁棍一般的肉棒抵在了她的洞穴口,姜黎被这灼热的感觉烫回了神,猛然一惊,下意识的拒绝,“别……先不要插进去……”

  慌乱的姜黎暗骂自己不知羞耻,竟然会不自觉的被他们几个带入进去,差点就被应向丞给插进去了。

  姜黎不知,她刚才一脸淫乱的样子被几个男人看在了眼里,她此时这样,只会让他们觉得她在欲擒故纵。

  “这个时候说不要,是不是太迟了?”应向丞拍了拍姜黎极富弹性的翘臀,“不插进去,你怎么知道我们叁个的鸡巴谁的更大?”

  姜黎紧张的吞咽了下口水,咬了咬唇,“虽然我下面的小嘴很想马上就吃到你们的大肉棒,但是……我想让你们更深入的了解一下我的舞技……”

  “哦?”显然,姜黎的话让叁个男人产生了些许的兴趣,他们也不担心到嘴的肉会飞,毕竟,这里是他们的地盘,只要他们不允准,姜黎插翅难飞。

  比起直接进入正题,他们倒是更乐意看看姜黎还能玩出什么花样,对于玩惯了女人他们来说,新鲜和刺激才是他们如今追求的。

  姜黎伸出脚尖抵在应向丞的胸前,一脚将他踢开,而后,又将埋在她胸前的两个男人也一并推开。

  内衣和内裤早就被扯到一边了,姜黎索性直接将它们脱下甩到了沙发上,身上只余下了一层薄薄的几近透明的薄纱,犹如给她赤裸的身体笼上了一层薄雾,虽有朦胧,可那挺立的弧度,凸立的小红点,幽深的黑草,一分为二的翘臀,都仿若是要击破那迷蒙的雾重见光明。

  姜黎挑了曲动感又迷离的曲目,音乐奏起的一瞬,她的身体也随着扭动,一手贴着自己的下颚,顺着划向后颈,撩起自己的长发,另一只手顺着锁骨划至胸部,一边搓揉自己的奶子,一边皱眉娇喘。

  而后,姜黎一甩长发,抬起一条腿,大腿搭在了坐在沙发上离她最近的应向丞的左肩上,膝盖一弯,直接将应向丞的后颈圈在了她的腿弯中,小腿自然的搭在了应向丞的右肩,而她敞开着毫无遮蔽的私处,就这么明晃晃的摆在了应向丞的眼前。

  姜黎一手抱着应向丞的后脑勺,一手撑开自己密草下的花瓣,中指借着蜜穴的湿润滑腻,缓缓的插入了进去,而后腰部施力,一下一下的前后蠕动挺进,使得她的手指在她的蜜穴中进进出出,好似骑在男人的肉棒上一般。

  应向丞满意的欣赏着姜黎的自我玩弄,正想要伸手帮姜黎一把,姜黎却一个抬腿,离开了应向丞,一个转身,直接倒在了商敬宇的怀里。

  一颗一颗的,解开商敬宇上衣的扣子,姜黎的指腹点在商敬宇的乳头上,伸出舌头,对准那抹红,笨拙的有样学样,舔舐厮磨着商敬宇的乳头。

  正是因为姜黎不知轻重的吮吸与齿咬,反而刺激了商敬宇的欲望,让他血脉喷张,忍不住将手指塞入了姜黎的蜜穴之中,将手指当做他的武器,每每被姜黎舔得难以遏制时,便猛得一顶胯,顶胯的瞬间,他的手指也狠狠的往里戳了下,好似他的肉棒真的刺入了姜黎的身体一般。

  姜黎被商敬宇手指冲击的力道刺得阴道一阵痛缩,受不住这疼痛的她连连一个劈叉翻身,脱离了商敬宇的蹂躏。

  几个扭臀,姜黎走到了苏迎幸跟前,脱去苏迎幸的上衣,拉着苏迎幸的手臂,一脚踩在地上,一脚跨过苏迎幸的手臂踩在了沙发上。

  苏迎幸的手臂被夹在姜黎的两腿之间,他能清晰的感受到姜黎湿滑黏腻的花瓣贴在他的肌肤上,伴随着姜黎前后晃动着细腰,她骑坐在他手臂上的臀也来回的磨蹭着他的皮肤。

  尤其是那滑腻腻的花瓣,在反反复复的磨蹭中缓缓张开,如同张开的小嘴,吸住他的手臂,所到之处,均如电击一般,酥酥麻麻,扰得苏迎幸心痒难耐。

  再加上姜黎娇滴滴的呻吟与迷蒙的眼神,苏迎幸更是口干舌燥,裤裆里的小兄弟早就蠢蠢欲动。

  即便有音乐的声音,姜黎仍是能听到几个男人粗重的呼吸声,她很清楚,几个男人已经蓄势待发了,她已经没招了,再这样下去,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了。

  姜黎急的一头的汗,苏迎幸就着姜黎的姿势,一把将她的往自己身前拉了下,因着他的手臂被姜黎的蜜穴来回磨蹭而沾满蜜汁,丝滑的一下子便滋溜到了他的肘关节处。

  不等姜黎反应,苏迎幸一抬手臂,用力夹紧自己的胳臂弯,眨眼的功夫,姜黎软绵娇嫩的花瓣被死死的夹在了苏迎幸的臂弯里。

  “嗯啊~”姜黎忍不住一声痛呼,苏迎幸的胳膊肘还在不断施力收紧,她的阴唇被夹在里面,随着力道的挤压,她愈发的疼痛,“痛痛痛……快松开……”

  姜黎哪里见识过这些,她只觉得自己的肉都要被夹烂了,偏偏苏迎幸好似故意想看她疼痛的样子,用另一只手按着她的腰,防止她挣扎,而后将他那夹着姜黎阴唇的手臂一上一下有条不紊的晃动着。

  因着阴唇富有弹性,又被夹得紧,随着苏迎幸的动作被扯开又缩回,如此反复,竟是没有滑落出来。

  有好几次,苏迎幸不知是手抖,还是没控制好幅度,姜黎被扯得狠了,竟有种花瓣被摘扯掉的错觉,不要噙着泪求饶,“苏总……快些停手吧……我真的受不了了……再扯要裂了……”

  瞧着姜黎泪眼婆娑的样子,苏迎幸才满意的停下了动作,松开了手臂,姜黎借机连连从苏迎幸身上跳开,保持了安全距离,她是真怕苏迎幸再夹她。

  苏迎幸看着他那蹭满淫水的手臂,不由咋舌,“啧,果然够骚。”

  姜黎羞涩的垂下了头,“我……我也是情不自禁……”

  “好一个情不自禁!”苏迎幸成功被取悦,“来,换首劲爆动感的曲子,跳个劲舞来瞧瞧,让我们欣赏欣赏你奶子跟着节奏甩飞起来的样子。”

  苏迎幸觉得女人的大奶子就要甩起来才好看,平平无奇的就那样端在胸口,一点都不刺激。

  姜黎正愁着要用什么办法继续拖延时间,苏迎幸的提议正好帮了她,只是……她学的是古典舞,劲舞对她来说确实有些难度,不过,比起被他们几个硬上,她宁可瞎蹦乱跳。

  通过几次的接触,姜黎也算是明白了,苏迎幸根本就不在意她的舞技如何,至始至终,他最在意的就是她这对奶子是否活蹦乱跳。

  一想到自己要赤身裸体的在几个男人面前风骚的卖弄自己的胸,她心里便觉得臊得慌,可她已经抛却自己的下限,主动去挑逗男人了,再跳一跳又有什么呢?总比真的被叁个男人压在身下吃干抹净要强吧?

  压下心底的不适,姜黎将自己能想得到的动作都跳了,没跳动一下,刻意的让自己胸前的两团抖动得厉害,随着曲子的节奏越来越强烈,她奶子摇晃甩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大,甚至有好几次,姜黎都有种自己的奶子要被甩飞出去的感觉。

  节奏时而强烈,时而急促,姜黎的奶子也时而乱飞乱弹,时而如振动器一般抖动得极快,层层的肉浪在迷离的灯光下尽显淫靡。

  苏迎幸忍不住拍手称好,“不错不错,果然要漂亮的大奶子甩起来才最好看,可惜啊,不能裱起来好好儿欣赏。”

  姜黎心中一阵恶寒,要是女人的胸部真被人裱起来欣赏,那才叫可怕呢!真是思想变态的下流男人!

  一想到曾经不知道在哪里看到的新闻,有变态专门残害女性,并且把女人的胸部切割下来作为收藏,姜黎便更觉得苏迎幸变态了。

  “诶,光抖奶可不行,屁股也抖起来,不然白瞎这么圆润的屁股了!”商敬宇也正在兴头上,虽然他与应向丞对女人奶子不如苏迎幸那般痴迷,可又有哪个男人能抗拒得了奶子乱飞的诱惑?

  姜黎一边怀疑自己是不是在网上买到了假货,一边硬着头皮抖奶抖臀,眼看着几个男人毫无反应,她心里一阵打鼓,要是真买到了假货,她可怎么办?

  一想到可能会有这种结果,姜黎心凉了半截,也忘了摆出各种动作抖动身体。

  “怎么停了?继……”继续啊!商敬宇话还未说要,便觉得脑子一阵晕眩袭来,眼皮越来越沉,明明姜黎站着未动,他看着却有了重影,有种醉酒的恍惚感,却比醉酒更让他头脑发沉。

  应向丞也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感觉到了这种头晕无力感,可这里是他们的地盘,他们喝过的东西绝无可能被下药,他也便没往那方面想,只以为是昨晚熬夜处理文件、今天又照常到公司没休息导致的身体不适。

  姜黎眼看着商敬宇和应向丞双双倒在了沙发上,而苏迎幸……却是双目凌厉的盯着她一动不动。

  姜黎被惊得大气都不敢出,她真怕苏迎幸在这个时候叫人进来,那她可真插翅难飞了。

  好在,只是虚惊一场,随着苏迎幸也倒在了沙发上,姜黎才发觉,自己竟是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在来之前,她便在自己浑身上下涂满了无色无味的迷药,接触皮肤无事,但凡入口,不出半小时必会倒下。

  也不知道他们几个体质如何,姜黎拿不准他们什么时候会醒,也顾不上先把衣服穿上,当务之急是赶紧找他们的手机。

  挨个儿翻吧!

  姜黎首先从商敬宇身上找到了手机,用他的指纹解锁后直接点进了微信,顺着他们群里分享文件的信息点进去,很容易就能找到他们下载的视频文件。

  点开查看确认+手动删除,一气呵成,担心有云储存备份,姜黎又检查了一遍才放下心来。

  如法炮制,姜黎又将应向丞手机里的视频文件也一并删除。

  就剩下苏迎幸了,因着苏迎幸是侧身倒在沙发上的,姜黎在他的外侧未找到手机,只能用力的拉拽,企图将他拉起,以方便她翻找另外一边的口袋。

  弯着腰不好施力,姜黎也顾不上自己没穿衣服,直接胯坐在苏迎幸的腿上,抱着他的上半身费力的将苏迎幸的上身掰正。

  在掰扯间,姜黎坐落在苏迎幸腿中央的花心明显的感觉到,苏迎幸那根粗大的肉棒依旧硬挺着,很硌肉,直接隔着裤子卡进了她的花瓣里。

  她的蜜道外还湿润着,刚才甩胸抖臀,她的身体也是有感觉的,不自觉的会分泌出汁液,此时正好将苏迎幸灰色西装裤拉链处的位置打湿。

  沉迷在找手机里的姜黎,压根儿就没注意到这些细节,也没工夫去移位,人在极其集中在一件事情上的事情,便顾不上其他了。

  姜黎打心眼儿里感谢那个发明指纹解锁的人,要不是有这个功能,她还真没办法将昏迷的几个男人的手机一一解锁。

  姜黎正要去翻找苏迎幸手机里是否又重新下载了那份视频文件时,一眼看到了那个微信昵昵称是“JC”的男人昨天与苏迎幸聊过天。

  姜黎赶紧点进去,她想通过他们的对话寻找蛛丝马迹,看看那个“JC”在退群前是否也有下载那份视频文件。

  苏迎幸的微信昵称是“苏坡儿闷”,姜黎想着,应该是取自“Superman”的谐音。

  聊天是苏迎幸先起的头。

  苏坡儿闷:好好儿的怎么退群了?

  JC:眼不见为净。

  苏坡儿闷:咋的就污了你的眼了?

  JC:你发的那个文件名叫【粉红色的回忆】的视频文件。

  苏坡儿闷:你下载了?看过了?那妞儿对不对你胃口?下回还约?

  JC:滚!这种东西我会下载?老子才不看!

  苏坡儿闷:艹!你难道不想回温一下你的第一次?

  JC:你是想提醒我是怎么被你们下套的?亏你们想得出来,找人灌酒也就算了,还特么下药?!

  苏坡儿闷:啊这啊这……跟我没关系,老鹰干的。

  JC:以后这件事,谁都不许提。

  苏坡儿闷:生气了可还行,哥儿几个不也是怕你憋坏了嘛!搞得好像我们找人强奸了你一样。

  JC:有区别吗?

  苏坡儿闷:区别大了去了!你上她下,你是不知道当时你有多粗暴,给那娘儿们B都肏出血了!搞得我们几个都没得玩。

  JC:尼玛!闭嘴!

  苏坡儿闷:哎哟哎哟,恼羞成怒了,你个大男人纠结个啥,这不比你自己打手枪爽?

  JC:爽你妹!老子想吐!

  苏坡儿闷:一个大男人把自己的处男之身看得比女人的处女膜还重,你也是我见过的头一人了。

  JC:呵,那也比某些下流胚子好。

  苏坡儿闷:你可真不懂享受,把女人的奶子当枕头睡觉,可特么舒服了。

  JC:拉黑警告。

  苏坡儿闷:行行行,不说女人,我把你拉回群里吧,你好歹尊重下我这个群主,私自退群太不给我面子了。

  JC:以后群里再发垃圾文件,我直接举报。

  苏坡儿闷:算你狠!

  通过苏迎幸和“JC”的对话,姜黎不难看出,那个“JC”很排斥提起那天晚上的事情,他的态度也十分抗拒,显然,那天之事,并非他所愿。

  竟然还觉得恶心想吐?姜黎何尝不是有这种感觉?可她又找谁说理去?

  姜黎回想那晚“JC”的状态确实很奇怪,倒却是像是神志不清。

  她原本恨极了那个夺取她第一次的男人,可当在她知道那个男人同样也不是在自愿的情况下与她发生关系的,她一下子陷入了迷茫。

  虽然那个人也是受害者,但不能改变她被他侵犯的事实,姜黎心里还是觉得无法原谅。

  好在,确认了那个男人并没有下载群里的视频文件,那么……现在只需要删除掉苏迎幸手机里的这份就再也不用担心视频会流传出去了。

  想到这里,姜黎的心情才稍微好了一些,赶紧翻找出视频文件的位置,点击了删除键,正当她要选择“确认删除”的时候,手里的手机被一道力拽了过去,姜黎看着空空如也的手,惊恐的看向苏迎幸,他……他怎么这么快就醒了?

  看着一脸清明的苏迎幸,全然没有被迷晕的那种迷蒙感,姜黎心里咯噔一下,有了不好的预感。

  不可能啊!明明苏迎幸和应向丞一样舔了她的胸部,他不可能一点事都没有!

  苏迎幸冷笑一声,一把掐住姜黎的脖子,稍一施力,姜黎便清晰的感觉到呼吸不畅,若是苏迎幸再继续用力,她必然会窒息。

  苏迎幸的目光在他另一只手里的手机屏幕上瞄了一眼,点击了“否”,姜黎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不!今天做出了这么大的牺牲,为的及时删除掉一切能威胁到她的东西,就只差苏迎幸手机里的这一个了,绝对不能就此放弃掉!

  “是不是觉得很意外?”苏迎幸眸子里闪过一丝狠戾,嘴角划过一抹讥讽,将手机重新塞回了衣服口袋中,一把扯下了姜黎脸上的面具,在看到姜黎的脸时,他脸上的笑意更甚,“早就猜到是你,上次着了你的道还没找你算账,你又巴巴儿的送上门来了,谁知道你又耍的什么把戏,我岂能不防备着你点儿?”

  姜黎满脸的不可置信,她跟苏迎幸不熟,又戴着面具,房内的灯光又昏暗闪烁,苏迎幸是怎么就如此肯定是她的?

  苏迎幸的手顺着姜黎的脖子一路下滑到她的奶子上,沿着她奶子浑圆的弧度一圈一圈的抚摸着,“别人是看脸识人,我啊~还可以看奶辩人,但凡是能入得了我眼的奶子,我都有些记忆,尤其是你这对奶子,我打第一眼看见,就喜欢得不得了,爱不释手的又亲又啃,印象深刻呢,你跟一群女的一起跳脱衣舞那会儿,我就靠着这对大奶子认出你了。”

  姜黎万万没想到,自己竟是被这双乳给出卖的,也惊讶于苏迎幸对女人胸部的痴迷。

  苏迎幸满意的欣赏着姜黎满脸惊惧的样子,继续道,“看到他们两个倒下我就觉得不对劲了,果然,我的头开始晕了,要不是刚好开红酒的器具在我手边,我用它刺破了手指缓过劲来,还真就又着了你的道了,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屡次的不乖呢?”

  姜黎紧张的吞咽了下口水,面色僵硬,“误、误会……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哦?那是怎样。”苏迎幸一副“我倒要听听你怎么编”的神色。

  姜黎明知道她说的苏迎幸不会信,但却不得不硬着头皮说,“其实……我只想跟苏总你做爱……虽然应总和商总都很优秀,但我还是喜欢苏总你,所以我用了点东西让他们睡了过去,您是误伤,我没想过要迷晕你的……你瞧,我这不都坐你身上来了吗?你下面那玩意儿,硌得我心里直痒痒。”

  “是吗?”苏迎幸满脸写着“我不信”,“那你拿我手机做什么?”

  姜黎一脸的难为情,扭扭捏捏道,“我……我是真心喜欢苏总,所以……我想看看你手机里有没有其他女人的照片,我……我想知道苏总是不是还单身。”

  苏迎幸轻笑两声未说话,姜黎也不知他是信了还是没信。

  气氛一下子变得很微妙,音乐早就停了,姜黎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姜黎很清楚,如果她搞不定苏迎幸,今天怕是出不了这间房了。

  可干巴巴的几句话,显然是不可能让苏迎幸放过她的。

  电光火石间,姜黎深吸了一口气,已经走到这一步,容不得她回头,原本她不想真的跟他们发生性关系的,可现在看来,她不得不豁出去那一步了。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想要成功的删除苏迎幸手机里的东西,只给他些许甜头吃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就当是被棍子杵了下吧,姜黎安慰着自己,伸出双手环住苏迎幸的后颈,将自己的奶头送到了苏迎幸的嘴边,“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是真心爱慕你,趁着他们还没醒,你对我做什么都可以。”

  ————————

  【小说+影视在线:『po1⒏mobi』】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vicis.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ivici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