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对戏_假戏真做(NPH)
笔趣阁 > 假戏真做(NPH) > 23、对戏
字体:      护眼 关灯

23、对戏

  大概是渐入佳境的缘故,姜黎竟然越跳越投入,待她身体疲惫的再也跳不动,浑身香汗淋漓,已是凌晨五点了。

  她竟然一个人偷偷在房里学跳了将近八个小时的艳舞,脱力跌坐在地上靠在床边的姜黎一阵失笑,这二十年来,她从未如此认真努力过。

  可笑啊,可姜黎却觉得没那么难过了,她突破了自己,竟有种劫后重生的感觉,她连羞耻心都可以不要了,还有什么能击垮她的?

  身体的疲惫让姜黎顾不得再去洗个澡,直接瘫软的翻身上床睡了过去。

  深度的睡眠让姜黎一觉醒来竟神清气爽,可四肢一动,才发现酸软到不行,昨晚练习过度,肌肉酸痛是在所难免的。

  姜黎下床伸展了一番,稍微缓和了一些,又冲了个热水澡,身体顿时舒服了不少。

  换洗的衣服早已烘干,姜黎换好后犹豫着是要将姜汶的衬衣洗干净放回去,还是干脆买一件同款的新衣服还给他。

  毕竟是她穿过了的,她不知道姜汶会不会觉得膈应。

  洗洗挂回去吧,姜汶能借给她穿,应该是不会在意的吧?反正洗衣机现在的模式也很齐全,也不怕机洗会把衬衣洗坏。

  姜黎刚把衬衣丢进洗衣机,便听到了开门声,心一下子悬了起来,下意识的屏住呼吸,姜汶说过,除了他没人有钥匙和密码。

  这个时间,姜汶应该正在剧组客串他的角色,那么会是谁?

  被糟蹋过的姜黎犹如惊弓之鸟,一点的风吹草动足以让她心惊胆战。

  在看到姜汶的身影时,姜黎暗舒了一口气,不等她问,姜汶已经主动解释,“剧组女主角耍大牌闹脾气不肯配合拍摄,得等把她哄好了再拍了。”

  看着姜黎吹得半干的头发,姜汶看了下手表,下午叁点,“刚起?”

  姜黎干笑一声,“昨晚追剧太入迷了,没注意看时间,早上才睡。”

  姜汶看了眼姜黎丢在洗衣机里的衬衣,姜黎连连道,“我正准备洗呢,你要是介意我穿过的话,我重新买一件给你!”

  毕竟跟姜汶不太熟,姜黎显得十分拘谨,生怕因为自己的打扰给人添了麻烦。

  姜汶毫不在意的挑了下眉,“不用洗了,我自己处理,你这是打算回去?”

  姜黎点点头,“有些事迟早要面对的,我不想做缩头乌龟。”

  姜汶也不追问姜黎究竟是为了何时,好似一切的事情都与他无关,“行,带好你的东西走吧,不送。”

  主动帮助姜黎的是姜汶,此时态度冷然下逐客令的也是他,姜黎愈发不懂姜汶的心思了。

  既然猜不透,索性不猜了,反正以后大概也不会有过多的接触,也就无所谓了。

  姜黎也不废话,直接回客房收拾了自己的包包后跟姜汶打过招呼便自行离开了。

  临近家门时,姜黎故意将自己的头发揉的乱糟糟的,又可以露出自己因为被镣铐勒出的还未结痂的血痕,加之柳霖和姜沣先入为主的认为他们没有按照绑匪的要求做、姜黎肯定难逃一劫的想法,姜黎噙着泪水失魂落魄的走进家门的那一刻,柳霖和姜沣便笃定的认为,姜黎被一群男人给轮暴了。

  姜黎从未觉得自己有演戏的天赋,可当她不自觉的沉浸在戏里时,那备受打击万念俱灰的情绪竟自然而然的流露了出来。

  “黎黎,你昨晚夜不归宿,去哪儿了?”柳霖佯装不知情,一脸的严肃与责备,“妈平时怎么教导你的?女孩子家家的,要自重,你怎么能一整晚不回家连电话都关机呢?老实告诉妈,昨晚跟谁在一起,够干什么了?”

  姜黎目光呆滞的看了眼柳霖,嘴巴张了张,似乎是想说什么,却只哽咽了一声,什么都没说,拖着沉重的双腿往她的房间走。

  柳霖不依不饶的拉住姜黎,“你这孩子!还不服管教了事吧?妈问你昨晚去哪儿了?你要急死妈吗?!”

  姜黎心里一阵冷笑,柳霖的戏也演得挺好的,她们不愧是母女。

  “我很累……我想休息了……”姜黎仿若是要濒临崩溃一般,想要挣脱柳霖的钳制,却使不上一点力气,在拉扯间,脚步虚浮,摇摇欲坠。

  “你这……到底怎么了?”柳霖面色关切,可心里却愈发的相信姜黎是被男人给肏了,而且还被肏得不轻。

  姜黎惨笑着摇摇头,稳住身形,“没事啊……我很好,我就想洗个澡睡觉。”

  姜黎的语气怎么听都不像是没事的样子,可柳霖却是顺着姜黎的话往下说了,“你还知道累?在外面野了一夜,我都不敢跟你爸说,以后可不许这样了!快去洗洗睡吧,瞧你这精神不振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去偷人了!”

  姜黎面色一僵,深吸了一口气,“晚饭我不吃了,我想静静,别让人来打扰我。”

  “那可不行,晚上你爸回来吃饭,你不出来像什么样子?”柳霖狠狠的瞪了眼姜黎,“别仗着你爸疼你就不懂规矩,你在这家里是个什么身份你心里不清楚吗?”

  “……”姜黎身子虚晃了一下,仿若下一秒就会倒下去,“妈……我……算了,没事。我知道了,晚上我会跟大家一起用餐。”

  姜黎步履阑珊的回到房间反锁好房门后才松了一口气,确认自己刚才的表演没有露出破绽才放下了心。

  她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要跟自己的亲妈虚与委蛇,心里突然觉得空落落的,这个家,她不知道还能待多久,她只剩下爸爸对她的慈爱了,即便不是亲父女,她仍想抓住这仅有的亲情,柳霖和姜沣,最好不好企图摧毁她心中唯一的光。

  一个人独处就容易胡思乱想的姜黎将心思和精力全都放在了练习脱衣舞上,短短的叁天,已经让她脱胎换骨凰若新生。

  X会所的舞娘有好几个等级,每个等级的价格均有不同,同时,也分露脸和不露脸,姜黎选择了不露脸,她本就不是为了赚钱来这里,若是被人看到了她的脸,她日后还怎么说得清?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vicis.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ivici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