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媚态_假戏真做(NPH)
笔趣阁 > 假戏真做(NPH) > 22、媚态
字体:      护眼 关灯

22、媚态

  柳霖脸色微变,“你该不会对她动别的心思了吧?”

  “怎么会呢?”姜沣讨好的舔了舔柳霖的耳垂,“我对她那样不解风情的小女生没兴趣,就喜欢你这样每次都搞得我心痒痒的骚货,我要是真有那心思,公司里新入职的小女生多得是,何必吃这窝边草?我还不是为了我们以后,你以为我乐意出卖色相去讨好她?向来都是我使唤别人,却要为了咱俩去迎合姜黎,我还不乐意呢,你倒怀疑起我来了,那好,你说怎么办吧,我听你的。”

  姜沣这备受冤枉而愤然的情绪渲染的很到位,让柳霖心里一阵自责,“我也不是怀疑你,就是怕你着了那丫头片子的道,谁知道她会不会为了巩固在这个家的地位顺势勾引你?”

  “???”姜黎完全不敢相信,这话是从柳霖嘴里说出来的,这可是她的亲妈啊,怎么会如此在别的男人面前诋毁贬低自己的女儿呢?就为了留住她的情夫?

  姜黎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该笑,她是柳霖十月怀胎生下来血脉相融的女儿,她不仅不在意她是否被糟蹋,反而怕她因为被糟蹋自杀而连累她在家里的地位,更害怕姜沣靠近她而失去情夫。

  柳霖这样扭曲的叁观、如此薄凉的态度,让她日后还怎么叫得出口那声“妈”?

  姜沣叹了口气,“我知道你也是因为爱我才会有这样的担忧,如果可以,我真想把心掏出来给你看看,看我到底有多爱你,是我没有给足你安全感,才会让你产生这种患得患失的情绪,是我的错。”

  姜沣深情又体谅的眼神让柳霖更觉羞愧,不由将脸贴向姜沣,满目柔情,“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说那样的话了,我相信你。”

  “嗯,我们现在这样的情况,更是要相互之间信任和体谅,否则容易伤感情。”姜沣吻了下柳霖的唇,“现在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能光明正大的走到一起,切不可意气用事,你跟我,都需要学会隐忍,若是日后你看到我对姜黎有亲密的行为,可不许当众吃醋,别人都不懂我,唯有你,所以,你要理解我的苦衷,好吗?”

  柳霖虽有不情愿,却还是点了头,“我明白,我会注意分寸的,但你……不许冷落我,你知道的,我不能没有你。”

  “傻瓜,想我了就给我发消息。”姜沣对着柳霖又是一阵猛烈的冲刺,“我们随时都可以来这里温存快活的。”

  柳霖娇嗔一声,“说得好像我只馋你身子似的,我是图你这个人~”

  姜沣大笑一声,“哈哈,就当是我馋你好了,今儿个让我吃个饱!”

  听着柳霖和姜沣二人毫无遮拦的淫靡对话和放浪呻吟,姜黎愤然切出了监控画面,一秒都不想再听下去。

  怀胎十月生育她的亲生母亲,竟然跟她的奸夫一起谋划着怎么算计她!

  对她被绑架的遭遇丝毫不担忧也就罢了,还企图利用她身心受创后最脆弱的时候骗她感情,可真是她的好母亲!

  姜黎想哭却哭不出来,反而觉得有些好笑。

  是什么时候开始,柳霖便不再对她关心了呢?姜黎想不起来,许是她与姜沣勾搭在一起的那一刻,许是金钱物质已建立在亲情之上的那一刻,亦或是……爸爸去世后生活压力全都压在柳霖身上的那一刻。

  姜黎心里一阵阵的钝痛,拥有这样的母亲,是她无法言说的痛,毕竟是生她养她的人,她无法断绝这份血缘的连结,只能切断自己对这份亲情的投入与珍视,井水不犯河水吧。

  虽然已经知道了答案,姜黎也不好现在马上回去,毕竟绑匪说的交易时间是明天,按照正常的逻辑,绑匪在没有拿到钱之前,不可能提前释放人质。

  今夜只能在姜汶这里过一夜了。

  随意的泡了个面吃完,去姜汶房间找了件还未拆吊牌的衬衣便进了浴室洗澡。

  冲澡的时候,姜黎想了很多,柳霖既然隐瞒下了她“被绑架”的消息不告诉爸爸,那不管她有没有受侮辱,回去后柳霖都会装作全然不知情的样子,不会刻意去问她什么。

  她原本打算,装作被好心人解救的样子回家,可现在她改变主意了,她就是要失魂落魄满脸绝望的回家,让柳霖和姜沣认为她真的被绑匪轮肏了,她但是要看看,柳霖和姜沣是不是真的毫无下限。

  与其让他们背后捅刀子,还不如将计就计。

  连身边的至亲都无法信任,还得时时防备着,姜黎不由觉得心累。

  果然,凡事只能靠自己,即便遍体鳞伤,也只能自己咬牙爬起来。

  姜黎眼中划过一抹凄凉,忽而眸光一冷,不过是跳个脱衣舞而已,有什么好纠结的?为达到目的,总归是要付出代价的,有什么说服不了自己的?

  如果不能主宰自己的人生,守住那可怜的自尊又有什么用,还不是任人践踏?

  姜黎不甘,她绝不要这么窝囊悲催的过完这一生!

  思及此,姜黎脸上再无悲悸神色,慢条斯理的擦干身上的水珠,套上衬衣,赤着脚走回了房间。

  打开平板电脑,姜黎搜索了脱衣舞的视频,开始学习舞娘的动作与神情,她要赶在假期结束前速成一段能让男人勾魂摄魄的艳舞,一举成为叁个股东的心尖宠,才好近他们的身,解除她的后患。

  可从未矫揉造作过的姜黎,在学起那些媚态和骚姿来,总是显得笨拙且僵硬。

  “姜黎啊姜黎,丢掉你那没用的自尊心吧。”姜黎自嘲的劝解着自己,“不抛开心理上的不适应,那些动作根本就做不到位,如果做不到,你的不雅视频不知道哪天就会传遍网络,那时候,看到你赤身裸体的人,可就不止他们几个了。”

  不知是自我催眠起了作用,还是因为熟能生巧,在一遍遍的练习下,她竟真的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有几分媚态了。

  本就有舞蹈基础的她身体很是柔软,若是再加以练习,凭着她的身段,一定能脱颖而出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vicis.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ivici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