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二哥_假戏真做(NPH)
笔趣阁 > 假戏真做(NPH) > 19、二哥
字体:      护眼 关灯

19、二哥

  在张肃北的一再强调中,姜黎跟他保证,绝对不会喜欢上苏迎幸,张肃北才放心的挂断了电话。

  电话一挂断电话,姜黎迫不及待的在网上搜了应向丞和商敬宇的名字,还真让她给搜到了。

  应向丞,白手起家的企业家,才叁十岁,已然是Z城的杰出青年,是Z城富豪里冉冉崛起的一颗新星,其发展势头不容小觑。

  商敬宇,电子行业巨头公司老总的次子,其家族坐拥千亿资产,即便躺在家里什么都不做,也是分分钟进账千百万。

  姜黎看着搜到的这些资料心里一阵阵的发凉,比起这几个男人,她继父的公司算得了什么?

  她一介蝼蚁,怎么跟他们斗?

  以他们几个的身份,寻常人完全没法近身,何况她还喷了苏迎幸满眼的辣椒水,那家伙认识她这张脸,吃了一次亏,再见到她肯定会有所防备了。

  想要不着痕迹的接近他们,只能乔装打扮,让他们看不到她的脸。

  不早点删除视频,她寝食难安,做梦都会被吓醒,一闭眼就会联想到她不雅视频满天飞的情景。

  国庆长假还有五天就结束了,到时候去学校上课,她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去筹划,时间紧迫,容不得姜黎多做考虑。

  巨大的压迫感让姜黎决定兵行险招,豁出自己的廉耻心。

  她浑身上下,已经被那几个男人摸遍了,在他们面前跳脱衣舞也不会有更大的损失了,只是卖弄风骚对于她来说是个难题,从未谈过恋爱的她,根本不知道要以何种姿态来魅惑男人。

  回到家的姜黎着急忙慌的锁好门,将从苏迎幸那里拿来的U盘插到了电脑里。

  虽然她十分不想去回忆那段,但却不得不忍着生理的不适,剪辑出了她手脚被铐在情趣椅子上以后直至被拔掉衣服前的片段,后面的画面她直接删除,一眼都不敢看。

  姜家别墅大门旁边他们有自建一个快递储存柜,快递员可以自动投递包裹进去,但若要从里面取东西,必须要有密码或者指纹。

  柳霖每天下午五点左右都会到快递柜查看有没有当天的包裹,这一点家里谁都知道。

  姜黎将存有剪辑好的视频片段的U盘放近信封里,又故意隐藏自己的字迹写了一段话一并塞进了信封。

  姜黎很清楚,虽然大哥大嫂还有二哥也会有快递寄到家里,可他们并没有保险柜的密码,甚至连她也没有。

  家里的快递全部都是柳霖先赛选完她自己的过后,再将其他的让家里的阿姨给送到各自的房间。

  信封的表面是空白的,以柳霖的好奇心,一定会打开看,因此,她可以确定,信封必然会落到柳霖手里。

  趁着大家午休的时间,姜黎偷摸的将信封塞进了自家快递柜里。

  如果柳霖在看过信封里的内容之后,选择舍弃一些东西来救她,那么,她们母女之间的关系还有得延续。

  可若是……柳霖根本就不管她的死活,那她对柳霖便真的死心了。

  想到柳霖若是看了信封里的内容,不会明目张胆的跟姜沣在家里商量对策,而他们认为最安全的地方是老宅,姜黎连午饭都没顾得上吃,又急匆匆的出了门。

  买好监控摄像头,姜黎直接打车去了老宅。

  按照说明书,姜黎将摄像头安装在了客厅和柳霖房间隐蔽的位置。

  待姜黎重回姜家,恰巧碰到从外面回家的姜汶。

  对于这毫无血缘关系的二哥,姜黎打小都是有些惧怕的,从她跟着柳霖进姜家大门的那天开始,姜汶对她的态度便是爱答不理不冷不热。

  她与姜汶之间,并无什么感情可言,却也从未有过矛盾,见面都是打声招呼便互不搭理。

  姜汶的态度,让姜黎感知到,他不喜欢她这个多出来的妹妹。

  今日也如同往常那样,姜黎喊了声“二哥”,姜汶“嗯”了一声看都没看她一眼便直接上了二楼进了他自己的房间。

  回到房里的姜黎一直竖着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但凡听到脚步声,她都会将窗帘拉开一条缝偷看楼下,她以为会是柳霖去开快递柜,却没想到看到的是姜汶。

  可姜汶在打开快递柜看了信封里的纸条后,又原封不动的塞了回去,还……好似朝她房间窗户的方向看了一眼?

  姜黎的心脏砰砰得跳得厉害,好像做坏事被抓包了一样,难道她的计划还未开始就要落空了?

  正当姜黎愣神之际,房门被敲响了。

  姜黎打开门,姜汶就站在她门口,没问过她的意见,直接踏进了房门,还顺手带上了门。

  “二、二哥?找我有事?”姜黎强装镇定,虽然姜汶看到了信封里纸条的内容,但也不能猜到是她放的。

  姜汶轻笑了一声,“看到我有必要这么紧张?”

  “没、没有啊~”姜黎故作轻松,“二哥今天不忙吗?”

  姜汶抬手看了下手表,“离五点只有两个半小时了,你确定还要继续待在这里?”

  “什、什么意思?”姜黎一脸懵逼,难道姜汶已经看不惯她到了要将她赶出家门的地步了吗?

  姜汶一副看傻瓜的眼神看向姜黎,“你女儿在我们手上,如想要她平安,带两千万的现金到盛运广场跟我们接头,否则我们轮暴了你女儿!”

  “……”姜黎佯装听不懂,“二哥这是在念你新剧的台词吗?”

  姜汶摇摇头,“你与其在我面前演戏,不如赶紧消失在这个家。”

  姜黎眼底划过一抹受伤,“二哥,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我也从未奢求能得到你的认可,你放心,爸爸的一切,我都不会跟你们争的,你不必把事情做的那么绝。”

  姜汶头痛的抚了抚眉,“你……不是都写了你被绑架?本应被绑架的人,却在家里,你折腾这么一出,就为了逗你自己玩儿?”

  “!!!”姜黎只感觉被一道巨雷劈中了头顶,暗骂自己蠢到家了,竟然忽略了这么大的bug,对啊,她被绑架了呀,应该找个地方好好儿的把自己藏起来,然后关机,伪造自己被绑架的假象。

  可姜汶为什么会这么肯定那信封是她放的?

  ——————

  【免费精彩在线:「po1⒏」】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vicis.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ivici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