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阴差阳错_假戏真做(NPH)
笔趣阁 > 假戏真做(NPH) > 1、阴差阳错
字体:      护眼 关灯

1、阴差阳错

  帝豪酒店贵宾层。

  带着鸭舌帽和口罩全副武装的姜黎拿着死党给她的房卡,寻到了房卡上标注的1808号房。

  站在门口顺利刷卡开门,门被打开的一瞬,刷刷的好几道目光扫过来,落在姜黎的身上,看得她好不自在。

  明明雇主是她,她却有种自己被人当商品一样审视的感觉。

  男人们都带着口罩,姜黎并不觉得奇怪,毕竟按照约定,待会儿发生的一切都是要录下视频的,他们的脸不方便被记录下来,以免日后造成不便。

  “江小姐?”离姜黎最近的男人起身询问。

  姜黎点头,随即取下了帽子和口罩,半句废话不说,瞥了眼那矗立在大床不远处的情趣椅子,径直走了过去。

  椅子可以360度随意旋转,坐垫可上可下,靠背也可任意调节角度,做起爱来,可以尝试各种体位,实乃情侣间增进情趣的佳品。

  可姜黎选择它的原因很简单,只因这情趣椅子把手上自带手铐脚链,可以束缚她的四肢,让她无法挣脱。

  姜黎大喇喇的坐到了椅子上,给自己锁上脚链,而后又将双手塞进手铐里,身子往椅背上一靠,“来个人帮我把手铐铐紧。”

  房内的叁个大男人目光默契的交流了一下眼神:这小娘儿们年纪看着不大,玩得倒是挺开?

  虽说他们给了高价,想要兄弟们同肏一个女人,玩玩刺激的NP,却也没想过要加入SM的情节,房内的这些情趣设备是酒店VIP房里自带的,并非他们有意安排。

  姜黎比他们预想中要长得好看,而且还主动要玩票大的,他们自是不会拒绝。

  姜黎如此开放大胆的行为让他们放宽了心,今晚一定可以玩到爽、爽到爆。

  应向丞优雅的起身走到姜黎身前,修长的手指按在手铐的铐环上,啪嗒两声,手铐严丝合缝的被扣在了一起。

  似乎觉得还不够逼真,姜黎下巴冲着放工具的桌面上扬了扬,而后张开嘴,示意应向丞用口塞球将她的嘴巴堵上。

  “这个?”应向丞顺着姜黎下巴所指示的方向,拿起了桌面上包装完好还未开封的口塞球盒子。

  姜黎点头,面色有些许的不耐烦,“赶紧的,把包装拆了,塞我嘴里,这些东西消费的费用算我的,我们速战速决。”

  “这么急着走?”应向丞眼底闪过些许的不满意,却并未表露,他们想要玩得尽兴,自是不能在短时间内完事儿。

  姜黎微微蹙眉,白了一眼应向丞,“拿钱办事,干完走人,有问题吗?”

  姜黎本意是说应向丞他们收钱办事,只需配合她完成这场绑架欺辱的戏码便好,可应向丞他们却以为姜黎是收了他们的钱,想以如此刺激的做爱方式来换取速战速决,早早的结束这场交易。

  “倒是没毛病。”应向丞并未因姜黎的话而感到任何的不快,反倒觉得姜黎明人不说暗话,把钱挣得明明白白。

  如若她能让他们哥儿几个身心舒爽,时间长短他们倒也不在乎。

  “开始吧。”姜黎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她被绑架凌辱的视频发出去后她亲生母亲的抉择。

  应向丞转身看了眼纹丝未动的两个兄弟,恼火的冲他们招了下手,“干杵着干嘛?上啊!”到嘴的肉都不吃,是不是男人?

  后面的那句话因着姜黎在场,应向丞没说出口,虽然姜黎是他花钱“请”来的女人,但他并不想因为自己与兄弟之间无遮拦的话而让姜黎觉得不适。

  他希望这场交易是平等且让买卖双方都觉得舒适的。

  绅士如应向丞,即便是玩女人,也是如此彬彬有礼顾及对方情绪。

  “安全吗?”苏迎幸将姜黎的一言一行都看在眼里,多得是女人想要爬他的床,若不是应向丞说今晚玩点刺激的,他是绝对不会答应去搞一个妓女。

  尤其,眼前的姜黎,在他看来还是个毫无下限什么都敢玩的妓女,谁知道多少男人操过她,万一有什么不可言说的病呢?

  在苏迎幸看来,玩刺激可以,但不能拿自己的健康做赌注。

  不等应向丞开口,姜黎便道,“放心,绝对不会给你们添麻烦。”

  明码实价的交易,他们只是假装绑匪而已,她不会无良到反咬一口讹诈他们是真的绑匪将他们送进警局。

  应向丞也点点头,“熟人介绍的,靠谱。”

  一直低头看手机的商敬宇将手机随意的塞进衣兜里,满脸的懒散,伸手搭在了苏迎幸的肩上,“你不相信那女人,还能不信老鹰?不干净的女人,他会拔枪实战?”

  苏迎幸轻笑了一声,“也是,老鹰的枪杆子轻易不开枪。”

  叁个人里,属应向丞最稳重,所以他们都戏称年轻的他为“老应”,叫着叫着,便成了“老鹰”,后来便再也没改。

  苏迎幸和商敬宇之间的对话低声调侃姜黎没听清,只以为他们是临阵退缩了,“我说你们几个大老爷们儿磨蹭什么呢?多大点事儿,能不能行?不行我找别人了,我也不是强买强卖的人。”

  “啧,这小娘儿们比我们还急呢!”商敬宇用胳膊肘拐了下苏迎幸的肋骨,一脸的吊儿郎当,“看来啊,是个老手,说不定会的姿势比咱还多呢,走吧,跟这位江老师讨教两招。”

  “不等纪岑了?”苏迎幸一心想帮着纪岑破了处男之身,群里他们几个约着这次的“活动”时,纪岑跟个隐形人似的半句话都没说,他们游说了好久,软磨硬泡加威逼利诱的,只得到了纪岑的六个字:到时候再说吧。

  是以,他们根本不确定纪岑今晚会不会来。

  “叁个人够用了,还等什么,开始吧。”姜黎想着自己一个弱女子,面对叁个人高马大的“歹人”,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完全不需要再等,她只想早早演完这出戏,以便她进行下一步的计划。

  叁个人够用了,这话听在叁个男人的耳朵里,显然成了别的意思,叁人再次确定,眼前的这女人,肯定不是第一次接这种多人运动的活儿了,胃口很大。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vicis.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ivici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